【白逍遥×鬼师妹】破茧.上

人设而已,不要上升蒸煮~么么哒!

【01圣女】
月色静谧而美丽,如同温柔的水波,清漾在无际的黑暗中,整个森林地处苗疆边界的五毒教总坛沉睡在宁静的幻梦中,一片黑暗,只有防御敌人的放哨塔还闪着灯火的光,驻守着勇武的族人。

鬼鬼站在窗前,清冷的银辉洒在她乌黑的发丝上,为姣好的面容添上凛然之色,无端显得寂寥。她伸出手,指腹摩擦着窗框木质的纹路,沉默不语。

她在等待身后的人出声,她能感受到那道复杂的目光,但是她不打算先开口。

“鬼鬼,你真的考虑好了?”

蓉仙姑站在鬼师妹身后,叹息着,心疼地看着这个从小跟在自己身边的孩子。

“你不必这样,蓉姑姑,我从小就知道我的责任,这是我的宿命。”

鬼鬼笑了笑,回过头来。她...

自己立,明日更新

最近沉迷玩第五人格,完全无心写文,已经拖了一个星期了,自己立个帖子,明天一定戒游戏,好好写文( ´◔ ‸◔')哼!

其实是今天排位被杀到颠覆人生……

【白大神×鬼可云】驯养27

闹钟响起,每天早上七点,鬼可云很快地起床,刷牙洗脸,粗绒围巾,衬衫外面套针织毛衣,牛仔裤,最后是一双黑色运动鞋。出门前环视一圈自己的屋子,关门落锁。

她的房间很小,一室一厅一卫,五十平方,她自己住,足够了。

风很大,她走在大街上,十分钟后她到达了杂货店,从后门进入店里,拿起角落的拖把先把地拖一遍,货物已在昨天关门时补充完毕,等到八点整,开门营业。


三个月前,她离开白大神,走时只带了出院的随身物品,一张身份证,一部旧手机,几件衣服,已是她的全部。身无分文,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第一个月,她做小时工。因为只有高中学历,她只能做一些后厨洗碗,清扫大街的工作,白天晚上两份工,才...

【白大神×鬼可云】驯养26

【白大神要带鬼可云去哪里呢?有没有猜对的小可爱?】


今天的阳光和煦温暖,后车座,鬼可云盯着窗外的风景看,掌心贴合着车窗玻璃,仿佛初次触及阳光的孩子。阳光照在邻座男人的眼睛上,隐隐发烫,车子行驶的整个过程里,白大神始终保持着沉默,他明白她太久没见过外面的世界了。

驱车来到了郊外的墓地,郊外的春天似乎来得比城里还早一些,墓地已是一片青葱的绿色,清风拂过绿油油的草丛,碧绿的草叶间点缀着小小的野花,耀眼的阳光在草叶上晃呀晃的,这个地方看上去没有一点死亡的气息。

白大神牵着鬼可云拾级而上,鬼可云不明所以地打量着各式各样的墓碑,直到停在了一块青色的墓碑前,鬼可云呼吸在那一瞬间有了片刻屏息,直勾勾...

渣画质也无法阻挡的帅气
昨晚刷了通宵的《恶魔在身边》
为什么以前没看过这部剧,贺军翔年轻时候的颜真的是帅得合不拢腿。男二王传一的颜也十分抗打,某些侧面像仔仔。
这部剧每一对cp都超喜欢,非常难得了~

以前的偶像剧虽然台词羞耻,但不会尴尬,演技也算清新自然,最近想要补一波古早的台湾偶像剧了~

【白大神×鬼可云】驯养25

【重看酒店惊魂,发现我时间线错误了,18岁分离,24岁重聚,6年啊!我前面为毛会写成4年,好迷...之前的几章我都改了,重申一下,分开了6年!】


18岁那年,鬼可云生了一场大病,高烧差点要了她的命,退烧以后母亲就让她在房间里静养,每天都会送上食物和一粒白色的药片,她知道那个小白片是镇定剂,母亲对她说,她疯了,她会产生幻觉,会伤人伤己。

最初,她还会跟家里人争辩:“我不是疯子。”

“每个疯子都不承认自己是疯子。”她的继父、母亲、妹妹如是说。

也许是他们眼神太冷,也许是在房间里关的时间太久,她慢慢也觉得自己病了,有时候她会忽然昏倒,醒来时房间总是被搞得很乱,自己身上也时常有伤痕出现,可...

【魄魄】偷拍(真人向)

脑洞灵感来自于仙梦昆仑那期,白白拿错鬼鬼的手机,然后又重新去拿自己的手机。
只是我的脑洞,请不要上升蒸煮。
时间我乱编的,一发完。

————————————————

台北。
吴映洁的家。

两个行李箱摊在地上,鬼鬼正在准备第二天去录制明星大侦探的行头,老规矩,一个箱子放带给大家的台湾零食,一个箱子放自己需要替换的衣物。
鬼鬼的助手小优坐在沙发上一边刷着手机,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跟鬼鬼聊着天。

小优:“明天我要去产检,不能陪你去内地啦~我让妮妮明天6点来接你,可不要贪睡哦!妮妮做助理日子不长,我有点担心她不能照顾好你呢。我已经跟小盒子打过招呼咯,让他们的PD明天多费心一些……鬼鬼,我说那么...

【白大神×鬼可云】驯养24

一大清早,X镇精神病院的院长室迎来了一个男人。容貌俊雅,神态淡漠,吸引不少医务人员频频回首观望。此时,他正耐着性子、一字不漏的听完了撒院长的说明。

撒院长:“鬼可云是她家里人送来我们这儿的,她母亲说,她曾高烧持续不退一个星期,脑子被烧糊涂了,病好以后整个人性情大变,有过激行为。来我们医院后,经观察测试,鬼可云是患了俗称的精神分裂,她体内有2个人格,一个温顺,一个偏激。”他顿了顿,“我们医院花了很多心思,稳定住了偏激的人格,平时都以温顺人格为主导人格,我只能说,你的朋友情绪不稳定是确然无疑的。你现在要接她出院,我不太赞同,虽然这一年来,她恢复得比较好,平时的举止言谈和正常人相差无几。但是不管怎么样...

【白大神×鬼可云】驯养23

六年后。
M市,机场。
在这世上,有一种男人,一出场便是全场的亮点,仿佛是磁石,将所有的人吸引他身边。

白大神便是此中翘楚,时年24岁的男人,穿着亚麻衬衫,黑色西裤,休闲式皮鞋,修长的身形仿佛是奇峻的山峰,气质清贵,从容的踏出机场出口。闪光灯在他面前组成了一堵巨大的光墙,强烈的光亮仿佛火光,几乎能灼烧眼球。可他连眼睛都没有眯起,仿佛只是闲庭散步,笔直穿过人群直到黑色商务车面前。

蓉秘书见老板走出机场,已经眼明手快的打开了后座车门。待老板上车,蓉秘书坐上副驾驶座,关上车门,示意司机开车。
细算下来,蓉秘书跟在白大神身边已经有两年了。这两年间让她熟悉了这位白老板没有情绪化的脸,白大神寡言沉默,从不说多余的话...

【白大神×鬼可云】驯养22

鬼可云没能见到白大神最后一面,她和白大神同时被打了镇定剂,只是一个被送回了白家大宅,一个被送到学校的“新楼”。等她醒来时,已是第二天的中午,阿潘留了下来,见她醒了,便把白大神去美国的事跟她交代了一下。
阿潘掏出一只银色的手机,递给鬼可云,说:“这只手机里存有少爷在美国的号码,他说了,如果鬼小姐遇到任何难事,都可以联系他。还有,这间房子也留给您了,您可以住到毕业。”
鬼可云点了点头,木然地接过了手机,阿潘见她不愿开口,也就悄悄地退出了房子。
当阿潘关上房门时,鬼可云似是如梦初醒,从床上跳了起来,找出了一只行李箱,快速收拾了几件她常穿的衣物,她想,她自由了。
房间还是那个房间,没有什么改动,洗手间里有他的...

1 / 5

© 魄魄的小棉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