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就要说出来

鬼鬼在“又飞不上的云霄”中那头粉色好戳我,好像没人写这个人设...
那只能自己产粮了...

———————正文的分割线—————————

轰隆隆隆隆~~起重机升起了沉重的卷帘门,鬼维修刚刚接到大机长的短信,说是飞机的起落架有点问题,落地时感觉不平稳。她立马扛起工具箱来到专门维修飞机的超大仓库。

“谁啦,叫人过来修飞机,又不把仓库的灯打开,很容易摔跤哎!”鬼维修对着黑漆漆的超大停机空间大吼了一声。

鬼维修从工具箱里翻出探照灯,准备去找电闸开灯时,突然从黑暗中传出了一个清亮的男声——“是我”。

“啊——!”鬼维修被吓到了,同时照明设备一下子都打开了,鬼维修适应不了突入而来的光线,一下子遮住了眼睛。

“到底是谁!敢这么吓我,信不信我......”鬼维修一边睁开眼睛一边用她超大嗓门吼着,可当她看清楚那个男人,她突然就说不下去了。

“信不信你怎么样?”白空少按下了卷帘门的按钮,卷帘门又缓缓放下了,随着起重机的轰鸣声,白空少一步步走近鬼维修。

鬼维修看着愣了一会,结结巴巴地说:“白空少啊....哈哈...好巧,你怎么在这里,那个...那个我是...是来修,修飞机的,大机长让我来修飞机的!”说到最后,鬼维修终于想起来自己是来干嘛的了。

“大机长呢,他让我来,自己又不出现,额...我去找他!”说着,鬼维修准备转身离开,一转身才发现卷帘门已经完全落地了,她想要出去必须经过白空少的身边,去按下开关按钮。

鬼维修正在进退两难之际,一直盯着她看,没有出声的白空少冷冷地说道:“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吗?”

“没有...我...我怎么会不想看到你呢,白白。”鬼维修看着白空少皱起的眉毛,不禁脱口而出。

听到了久违的昵称,白空少的脸色好了很多,说:“你不用找大机长了,那条信息是我趁他不注意,拿他手机发给你的,你也不用找出口了,为了堵你,我已经计划很久了。”

鬼维修惊讶地张了张小嘴,不敢看白空少炙热的目光,眼珠左右打转,很没底气地说:“我没有在躲你。”

“你有!”白空少马上接口道。

“自从圣诞节喝醉那晚过后,你就一直在躲我,我发的信息你不回,我打的电话你不接,你故意打听了我的飞行航班,每次我落地后想去找你,维修部的人都跟我说,你不上班,你故意跟人换班避开我。”白空少停顿了一下,继续说:“甚至,甚至你不再找大机长喝酒了,你以前每周都会拉着他去喝一杯,你也不再找我姐姐去逛街了,你为了躲我,避开了我们一家人,你还说你没有在躲?”白空少每说一句话,就逼近鬼维修一步,鬼维修被他逼得连连后退,最终退到了墙角,无处可躲。

鬼维修看着白空少渐渐靠近的脸庞,很没出息地举起了手里的工具箱,挡在了胸口,侧着脸说:“你...你...你别再靠过来了啦!好好好,我承认我在躲你,还不是因为那一晚...简直丢脸死了,我实在不知道怎么面对你,所以...”

“做我的女人很丢脸吗?”白空少看着鬼维修涨红的脸蛋,又好气又好笑。

“啊啊啊!白白!你变了,你怎么能说...说我是你的女人,你以前不是这样的!”鬼维修大叫起来,终于不再躲闪白空少,迎上了他的目光。

“我以前是对你太温柔了,我一直站在你的身后看着你,只想对你好,让你开心得大笑,可是你从来看不到我,看不到我对你的爱,只把我当成弟弟。”白空少自嘲得撇了撇嘴

“我现在不想再当弟弟了,你不知道每次我看到你喝酒的时候我有多担心,你扛着工具箱的时候我都想把箱子接过来,你骑着机车的时候我好想坐在后面,用身体把你包裹起来。我对你表白过,可你只把它当着一个玩笑,只当我是酒后醉言。”说道最后,白空少的语气听起来很难过。

“白白...”鬼维修看着白空少认真的眼神,心里觉得暖暖的,身体里好像有很多啤酒泡沫在翻滚,整个人都有些轻飘飘。

“我比你大很多哎,而且我又爱喝酒,又不修边幅,做事毛毛躁躁的,你是空少哎,不应该喜欢欧乘务这种高贵美艳型的嘛?我们公司那么多漂亮小姑娘追着你身后,我才不想被你骗呢!我知道,你是因为...因为那晚我们发生了关系,才...才想对我负责的,没关系的啦~我鬼鬼不是那么迂腐的人,我们都喝醉了,我们就当没发生过好了。”鬼维修越说越觉得自己很有道理,最后还点了点头,肯定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白空少被她气得咬牙切齿,翻了个白眼,伸手把横在他们中间的工具箱抢了过来,扔在了一边,双手一捞,把鬼维修紧紧地抱在了怀里,力气之大,让鬼维修挣脱不得,只能把脸贴在白空少的胸口,隔着制服的布料,感受着他的体温。

“鬼鬼,你给我听好了,我不是为了负什么狗屁的责任,有没有那个晚上,我都一直喜欢着你,你是那么率真可爱,我自从见你第一面就喜欢上你了。我现在很清醒,你也没有喝酒,我再说一次,我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你!”

整个仓库回荡着“喜欢你”的余音,鬼维修很久之后,小声地说:“干嘛说那么大声啦...我又不是听不见”

鬼维修抬起红扑扑的小脸,第一次从这个角度去看白空少,她忽然扯出了一个明媚的笑脸,说:“白白,你再说一次。”

白空少被鬼维修的笑脸暴击得脑袋一片空白,下意识地问:“说什么?”

“说你喜欢我!”鬼维修又恢复了鬼马本色,嫌弃得撇了白空少一眼。

白空少底下了头,凑在鬼维修的耳边,用低音再说了一次:“我喜欢你。”

鬼维修在白空少说出最后一个“你”字,突然伸出双手,圈住了白空少的脖子,垫起了脚尖,把自己的嘴唇贴到了白空少的嘴上,“啵~”

放开了又被暴击到的白空少,鬼维修笑嘻嘻地说:“我也喜欢你。”

【END】

PS:有没有小伙伴想看“那一晚”的车....
PS2:最近觉得鬼鬼在人鱼眼泪故事中的鬼少爷,也可以开脑洞。
PS3:还想写白读书!超级喜欢白读书的!

评论(21)
热度(147)

© 魄魄的小棉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