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大神×鬼可云】驯养3



—————接上一章回忆的分割线—————

鬼可云被关在这间没有窗户的房间里已经三天了,房间被刷成纯白色,而房间里为数不多的家具都是纯黑色,整个屋子透着一股冷清。她的右脚上扣着一个脚镣和床绑在一起,脚镣的周围被人用布很细心的裹了一层又一层,还加了有弹力的橡胶作为缓冲,根本不会伤到她,可也限制了她的行动。

鬼可云刚醒的时候,白大神坐在床边,嘴角勾起一丝笑容,对着惊魂未定的她说:“只要你乖乖听话,做我的宠物,我就会对你很好很好,你愿意吗?”
鬼可云自然是不愿意的,她不懂,为什么白大神看上了她,白大神虽然嘴角在笑,可眼神里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反而充满了占有欲。

“为……为什么?”鬼可云双手握在胸前,不自觉的想往后躲。
白大神没有回答她,只是拿起了床边的水杯,凑在她嘴边,很轻柔地说:“喝吧,你的嗓子都哑了。”

鬼可云把头扭向一边,好让自己看不到那双令人恐惧的眼眸。她的行动也就是她的答案,白大神虽然预料到了,可心里还是浮现出一丝不快,他站了起来,语气变得冰冷起来:“你再睡一会吧,睡醒了再回答我。”,说着就离开了房间。

呼……在关上门的瞬间,鬼可云长长呼出一口气,她的手心都在出冷汗,她翻身下床,想从这间屋子里出去,可门被锁住了,她根本打不开,房间里也没有窗户可以让她爬出去,转了一圈无果后,她只能回到床上,战战兢兢地睡着了。

再一次见到白大神时,鬼可云已经换上了摆在床边的白色连衣裙,整个人缩在床的一边。白大神端着一杯白水,挑了挑眉毛,说道:“只有答应做我的宠物,你才能从这里出去,想清楚了吗?”

鬼可云双手紧紧环绕住自己,好像这样就能给自己勇气,她的嗓子太痛了,可还是逼着自己出声:“你不可能一直关着我,同学们会发现的,我家里人会…会报警的。”

“你觉得我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吗?报警又怎么样,他们绝对查不到,我敢保证,你信不信?”白大神笑她的天真。

鬼可云是信的,在这个学校,她已经看到过好几个学生甚至是老师因为白大神的一句话而在学校呆不下去,情况好一点的只是被逼转学,有一个女生甚至被欺负到当着Color7的面割腕自杀。那天她也在场,她看着那个女生的血流了一地,可没有人敢去报告老师,白大神看了一会,说了一句“无聊”就转身走了,等他们七个都走光的时候,鬼可云才敢拉着赵星儿跑去医务室找校医救人。好在女生没有切到动脉,最后还是救回来了,女孩的父母也算是M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最后还是被压下去了,连一点水花也没有溅起。

鬼可云想到那个女生的下场就浑身发抖,白大神走近了一些,以为她还在为昨晚的惊魂尖叫夜害怕,用手抚摸她的头,似是给她安慰。

“啪”鬼可云打掉了白大神的手,使出全身的力气推开了他,借着力气滚到床的另一边,翻身下去,连滚带爬地跑向了房间的门口。白大神没想到她会反抗,气极反笑,看着她用力的去拉门的把手,可房门纹丝不动,鬼可云绝望地拍打着房门,嘶哑地喊道:“放我出去!谁来救救我!”

白大神慢慢走近鬼可云,他把一只手撑住房门,整个身体笼罩住鬼可云,他靠她很近,很近,可又没一丝碰触到她,鬼可云不再动了,只能缩着身体,拼命用牙齿咬住下嘴唇,咬得出血了也没发觉。

白大神用着极温柔的声音说道:“你不乖哦,你明明答应我会乖乖听话的,不听话的宠物,我会惩罚它。”
突然,白大神伸出一只手牢牢钳住鬼可云的双腕,一下子把人往后拖,鬼可云根本挣不开他,被白大神甩到床边,鬼可云只感觉后背撞在了床沿上,疼得她直抽冷气。

白大神俯身压住了鬼可云的双腿,一只手拉开床头柜子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副脚镣,一端扣住了鬼可云的右腿,一端拷进了床柱上,手法奇快,根本不容鬼可云反抗。完成以后,白大神站了起来,说:“水杯已经被你打翻了,今天我不会再拿水给你,算是给你一点教训,我倒是看看你能闹多久。”

接下来的三天,鬼可云哀求过,叫骂过,抗争过,甚至可不管她怎么反抗,白大神都无动于衷,只是让自己饿着,偶尔会端进来一小瓶白水,让她润一下嗓子,但绝不让她喝多。鬼可云本就在惊魂夜消耗了极大的精力,而这三天更是让她胆战心惊,房间因为没有窗户让她分不清白天黑夜,也不知道自己被关了几天,她怕自己真的会死在这个房间里,她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她好希望这就是个噩梦,可每次她从床上醒来,发现自己还在这个房间里,口好渴,肚子好饿,身体的虚弱也削弱着她本就少得可怜的勇气。她怕了…软弱了…屈服了…

当白大神第四天出现在她面前时,她的双眼望着他手中的水,低声呢喃:“我好渴,我会乖乖的,乖乖的当你宠物。”
白大神满意的笑了,他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把水含在嘴里,俯身碰触鬼可云干燥起皮的双唇,慢慢把水渡到她嘴里,鬼可云张开嘴,迎接着他的恩赐。反复几次,终于把一杯水都渡完了。

之后她的三餐都会由白大神送进来,但是白大神不许她自己吃,而是让她靠坐在床上,由他一口一口喂进自己的嘴里。他好像很享受这个过程,总是耐心得等她咀嚼完口中的食物,再送上下一口,还会关注她有没有被噎到,这种注视让鬼可云每吃一口都味同嚼蜡,但她只有强迫自己吃一点,再吃一点。

“可云,你真乖。”白大神捧起她的脸,上面有张微微翘起的嘴,像小鸟的喙,他啄了一口。鬼可云浑身颤抖。
白大神的语气非常温柔,脸几乎是贴着她的,“你的要求我都满足,我的呢?”
鬼可云终于忍不住哭出来,她的强自镇定在这个男人面前根本不堪一击,“求你不要伤害我,不要伤害我。”
白大神把她拉进怀里,轻轻拍打她,说:“你放心,至少我现在不会。”
 

【回忆结束…】



过度章节结束,下一章会回到正常时间线……
为什么我一个过度情节也能写那么多……

评论(8)
热度(195)

© 魄魄的小棉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