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大神×鬼可云】驯养9

包厢的门开了,吴所谓嚷嚷道:“鬼可云,你怎么去了那么久,白大神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鬼可云…去哪里了?”是白大神的声音!
包厢内的众人一个激灵,关掉了音乐,白大神扫视全场,发现他的小白兔不在房间里。
“鬼可云说去接你的电话了呀…”吴所谓越说声音越小。
“那已经是十几分钟前的事情了,她没回来过?”白大神的眉头皱了起来。
甄红等人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鬼可云消失太久了。
 
何漫画率先反应过来,说:“吴所谓,你快去找个服务员去女厕所找找。甄红,去找经理过来,我们调录像去看。白大神,你先不要急,她不会有事的。”
 
“太慢了!把你们保镖都叫上,一个个房门给我去查!”白大神的声音变得冰冷,他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他转身离开,一脚踹开了隔壁的包厢大门。
 
众人分头去办了,顿时整个会场传出各种骂街的脏话,张经理不敢阻挠白大神,只能跟在后面安抚一个个客人。
 
——————我是鬼可云视角的分割线——————
 
中年男人的手摸上鬼可云脸的那一刻,鬼可云听见自己的心轰然下坠的声音,心里一阵恶寒,挣扎着对中年男人说:“你放开我!”她害怕,甚至觉得很冷,声音是颤抖的身子是紧缩的,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傻瓜,你不知道你现在这副样子,多少男人看了都想犯罪。”
 
“你走开!”眼泪因为惊吓掉的更快,甚至未来得及触摸到它们的温度,就已经滑落脸庞,那些清澈的泪水,激起中年男人更加残暴的对待。
 
男人巨大的身躯压了下来,一手胡乱地摸着她裸露在外面的肌肤,另一只手则钻入裙子底下,摸上她的大腿。鬼可云双手抵在胸前本能的抗拒着他,当男人摸上她的脖子时,鬼可云低下头用尽力气咬了上去。
 
“啪!”男人吃痛,用另外一只手甩了一个耳光上去,鬼可云受不住,松开了嘴。
“啊…你个臭女人居然敢咬我,敬酒不吃吃罚酒!”
她双手被他举过头顶,双腿,打开,只能呜呜的摆动着头,一股羞辱感从头到脚,从外到内每个毛孔都喷发着不可抑制的凉意,她顾不上恨,顾不上争辩,顾不上辱骂,此刻她只想有个人来救她……
 
“磅!”——房门被踹开了,男人转头吼道:“哪个不长眼睛的,敢坏我的事!”
也不等他看清来者何人,就感觉到一股大力把自己往后扯,然后有人抄起了桌上的酒瓶,砸向了他的脑袋。
 
事发突然,房间里另外两个男人眼看着中年男子被打,一时竟没阻止,等看到中年男子哀嚎着躺在地上时,俩人就想抄起拳头打过去,还不等他们挥拳,两支冰冷的手枪抵上了他们的脑袋,两个人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白大神顾不上地上的中年男人,跨过他快步来到了沙发座前,他的可云…他的可云。
白大神一把搂住哭得不能自已的她,紧紧地抱住,力气之大让鬼可云感到疼痛,可她需要这种疼痛,来提醒自己,安全了…
 
“我来了。”简单的三个字似是有千斤重,沉甸甸地压在鬼可云心上,把她的彷徨恐惧都压散了。
 
快速检查了鬼可云全身,没什么大的外伤,就是脸颊上的掌印分外刺目。白大神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了还在颤抖的她身上,转头望着卷缩在地上的男人,眼神冰冷,就像看着一个死人一般。
 
在安慰鬼可云的时候,他身后的保镖就快速控制住了房内所有的人,三把手枪各自指着一人,只要他们敢动一动,马上就扣动扳机。当白大神把鬼可云挡在身后,转头望向三人时,他们终于认出了,这是白家少爷!
 
“你用哪只手打的她?”白大神边说边捡起刚刚丢在地上的半截玻璃瓶。
“白大少,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我不知道这小妞…啊!不…这位小姐是您的朋友,我错了!”中年男人开始自己抽打嘴巴,一边打脸一边说:“我错了,我犯混!”
 
连抽了二十几个耳光,一下比一下重,不一会,中年男人的脸颊已经肿得跟馒头似的,但是看着白大神冷漠的眼神,似乎没有叫停的意思。
 
倒是鬼可云看着这个狼狈的中年男人,没有自尊地抽打着自己,整个房间回荡着“啪!” “啪!” “啪!”的声音,似打在她身上,她鼓起勇气,拉了拉白大神的衣袖,摇了摇头。
 
白大神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叹了一口气,站起来说:“回答我的问题,哪一只手?”
中年男人停下了手,哆哆嗦嗦地说不出一句话,白大神耐心耗尽,给了保镖一个眼神,保镖训练有素地收起手枪,反手握着男人的双手,交叠在一起,一下子摁在桌子上。
 
“既然你不肯说,那我只好自己决定了。”挑了一下眉毛,白大神快狠准地把半截玻璃瓶插入男人的手掌心中,力道之大,尽一下子贯穿了两只手掌。
 
“啊——”中年男人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然后就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白大神转动视线,拿起桌上另外一个酒瓶,望着跪在旁边的两个同党,还不等白大神开口,那两个男人立马抢着说:“白少爷,我们没有动过她,没有,真的没有,求白少爷放我们一马!”
 
后来赶到,在门口目睹全过程的甄红,看不下去,走了进来,靠近白大神说:“好了,别把事情闹大了,我们毕竟还是学生,闹出人命,捅到上头去了,我们可没好果子吃。”

“死不了”
甄红被怼了,只能更加放低姿态劝道:“哎哎哎,鬼可云还在看着呢,我看她都被吓傻了,你就去安慰安慰她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我的大神,这次是我的错,我没把你的人看好,后面出气的事就交给我好不好?”
 
白大神听到鬼可云的名字,挣扎了一下,还是扔了酒瓶,转身弯下腰,双手横抱起鬼可云,走出房门之际说:“我先回学校了,后面的事情就交给你,还有…这种事情没有下次了。”
 
回学校的路上,白大神搂着鬼可云,摸着她受伤的脸颊,说:“从现在起,你就跟在我身边。手机24小时开机,一下课就来找我。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私自外出。” 白大神下最后通牒。“还有,明天我会让人帮你把宿舍的东西都搬到新楼。”
 
鬼可云浑身一僵,这…明明就不是自己的错,她抬起头想争辩,可看到白大神漆黑坚定的目光,张了张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当晚,鬼可云就开始发高烧,意识模糊,白大神忙叫了校医过来看,校医检查了一番,说只是精神受到了惊吓,身体机能的正常反应而已,开了药,处理了脸上的红肿,输了一晚上液之后,鬼可云精神稍济。
 
“白大神,这次是我错了,我不该乱跑,你罚我别的,你不能把我的宿舍退掉!”她不想连最后一点退路也被他堵死。
 
鬼可云躺在床上,看着面无表情坐在床边的白大神。可是白大神就那样看着她,什么话也不说。
 
半夜里,鬼可云的体温再次上升,开始说胡话。
“放了我,放了我吧。”
“不,不,别靠近我。”
“爸爸,爸爸你在哪里…别抛弃我。”
“好黑,我好怕。”
……..
 
白大神看着一直紧皱着眉头喃喃自语的鬼可云,不动声色地走到阳台。
不能对她心软,这次就是个教训,她一离开他的视线就出事了,宠物还是要拴在身边比较好。
 



【up主os:中二病白白……你知道你埋下了祸根吗?】

评论(15)
热度(225)

© 魄魄的小棉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