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大神×鬼可云】驯养13

接到鬼可云昏倒的消息时,白大神正在自家健身房打沙袋出气,他已经高负荷练习了2个小时,但是心中一股气就是平息不下去,在一边的助理瞅准白大神喝水的间隙,跟上来说:“白先生,有个自称吴所谓的先生来电说,一个叫鬼可云的女学生考试时急腹痛,送到医院抢救去了。”
 
白大神一听“抢救“二字就慌了神,“什么时候的事?”
“十分钟前吧。”
他不由发怒,“怎么不马上告诉我?是哪家医院?”边说边脱掉拳击手套,拿上一旁的外套,边跑边穿。
 
助理只得跟上一起小跑,“是MG…医大附属…医院”同时拨打电话,让人马上备车。
白大神到了医院,吴所谓知道他要来,已在医院门口等着了。
“怎么样?”
吴所谓疾步跟在他后头走,直说:“你别急,是考试时疼得昏过去了,诊断为急性阑尾炎,医生说她平时胃肠道功能就不太好,昨晚受凉而且没吃早饭,又加上情绪幅度波动过大,造成神经性痉挛,有些许炎症,好在不用动手术,现在正在急症室挂抗生素呢。”
 
急性阑尾炎。她昨天还好好的,难道是因为昨天晚上…?他竟把她一个人扔在了屋子里!把一个人疼得昏过去,是多疼!他不敢想。
 
走近急症室门口,白大神一眼就看到歪着头,病恹恹的鬼可云,他几步走到了她的面前,鬼可云察觉到有人靠近,转过了脑袋,和他四目交接。
 
“你…你还疼吗?”白大神的声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紧张。
“你怎么来啦?”
鬼可云和白大神几乎同时开口,又同时沉默。
 
受不了两人怪异的气氛,吴所谓打着哈哈“那…什么…既然白大神来了,我就走了,下午还有考试呢。”说完也不等俩人反应过来,就退出了急症室。
 
……
“额…疼….”又是一波痉挛袭来,鬼可云把手按在右下腹。
白大神蹲下,把手覆盖在她的手上,传来阵阵热量,柔声问:“很疼?”
 
她眼眶含着泪水,按着下腹直起身子小声说:“我没事了,你回去吧。”
白大神站在一边,脸色的确有些不太好,他素来有洁癖,最讨厌医院这种细菌满布的地方。
 
消毒水的味道直冲鼻翼,急诊的人虽然不多,但好些都是小孩子,爸爸妈妈陪在身边,哭哭闹闹的吵得很,还有脏得可以看到垃圾的垃圾桶、有着可疑污渍的墙面……
   
他皱着眉头应了一声,快步走出了急诊室。
鬼可云有些失望,虽然白大神能来看她,她已经很开心了,可病中的人往往都很脆弱,有人陪着那就更好了。
 
旁边有个中年阿姨凑了过来:“你男朋友啊?”
鬼可云的脸爬上一抹红晕,低头否认“不是的,是…是我同学”。
 
“我又不是你妈妈,不用否认啦,一看就是小情侣”中年阿姨断言道,“哪有女朋友让回去就回去的?死皮赖脸也得陪着啊。你要给他做做规矩,女朋友说一,他不能说二。”
   
鬼可云有点想笑,却又鼻子发酸。
“男人都是要调教的”阿姨传授心得:“回去晾他两天,别给他好脸。”
   
话音刚落,有两个护士急匆匆地走了过来,一个拿起吊瓶,一个扶住鬼可云就往外走去。
“干……干嘛?”鬼可云紧张地抓住了护士的手。
“转到贵宾病房,别动,小心针头。”护士按住了她。
 
贵宾病房里宽敞整洁,套房里盥洗室、厨房一应俱全,布置得和酒店似的。鬼可云哭笑不得,她不就是急性阑尾炎挂个水吗?几个小时就够了,用得着住这里吗?
 
白大神从外面走了进来,问了护士两句情况,随后在床边坐了下来环视四周:“这里还像点样子,你好好在这儿休息,考试的事就别操心了,左右是不能考了,安心养病吧。”
 
“好可惜…浪费你一晚上时间教我。”鬼可云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下了头。
 
白大神昨晚上的怒火已经因为鬼可云的病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现在听到她还对自己感到抱歉,更加让白大神自责内疚不已。
 
白大神伸手轻轻地把鬼可云揽在怀里,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昨天晚上的事,是我不对,我不该…那样对你。”
鬼可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她觉得自己是幻听了,那么高高在上的白大神,居然,居然跟自己道歉?
 
她想把头转过去,想亲眼看看白大神,可被大神的手牢牢按住,不让她动弹。
白大神继续说“大学的事,我们先放一边不要谈,你乖乖养病,再让我想想,我现在还不想放手。”
 
“好”虽然不是最好的结果,可也是好的开始,白大神肯松口了。
“还要住一晚吗?”鬼可云呐呐地问,“我想回去。”
“你就住着,我问过医生了,你这种不开刀的情况,要挂一个星期的水,病房的钱已经付过了,治好了再回去,别落下什么病根。”白大神很严肃。
 
放开鬼可云,扶着她躺在床上,白大神的脸颊依稀有红晕,鬼可云聪明的没戳穿他。
他抬手拍了拍鬼可云的脸颊,哄道:“乖,现在时间还早,我再陪你一会儿,你睡吧。”
 
躺在床上,许是旁边有人陪着的缘故,鬼可云居然很快就有了睡意,迷迷糊糊中依稀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她挣扎着想醒过来,却被一双手轻拍着,沉沉地睡了过去。



【下一章要狗血了!白白的情敌出现?】

评论(33)
热度(235)

© 魄魄的小棉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