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大神×鬼可云】驯养14

鬼可云一觉醒来已是黄昏,医院的窗帘薄,透进光来,病房居然蒙上了一层温馨的米黄色。
鬼可云睁眼看着天花板,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自己在什么地方。

拿起柜子边的手机,看到有白大神的短信“我先回去处理一点事情,按时吃饭吃药,乖乖养病,有什么事打我电话,明天早上我再来看你。”

这时护士敲门进来了,送来了热水袋和粥,热水袋捂在肚子上舒服了很多,鬼可云从早上就没进食,肚子的确饿了,慢慢地喝完了粥,整个人都暖和了起来。

睡了一下午,人精神了很多,吃饱了也不想睡觉,征得护士同意,鬼可云出了病房,到了楼下的小花园走走,此时小花园里有不少穿着病号服的病人在饭后散步,这时,一颗充气皮球滚到她鞋边。

“球….球…”远远的,2个小朋友跑向她,怕小朋友跌倒,鬼可云捡起皮球赶忙迎了上去,一把抱住跑在最前面的小男孩,举起皮球说:“大姐姐陪你们一起玩球好不好?”

两个小朋友对望一眼,看着面前可爱温暖的小姐姐,同时点了点头。

鬼可云不能跑动,只得站在原地,不断把球轮流抛给两个小鬼,让他们去接,就这样一来一回之间,三个人玩得不亦乐乎。突然,个头比较大的小男孩,用力把球一踢,眼看着球朝左边飞去,要砸到一个男生头上。

“啊——小心!”鬼可云惊呼。

鬼可云的叫声提醒了男生,他抬起头,一个不明物体就直直地朝他脸上冲来,几乎是反射动作,他举起手,接住了那颗球。

“呼……”还好那男生反应快,鬼可云走向对方,先道歉“对不住,对不住,小朋友玩球没个轻重,你没事吧?”

“你…是鬼可云?”男生的声音有点熟悉。
鬼可云狐疑地停住了脚步,倏地一下抬头望向了拿着球的男生,白色长袖T恤加直筒牛仔裤,一双小眼睛此时瞪得大大的,正是她初中时的同桌——魏民谣。

经年未见的五官已经有些模糊了记忆,唯有那双眼睛依然清晰。
“可云……”那人朝前走了一步,声音喑哑中透着热切,“是我,魏民谣。”
鬼可云呆了半晌,挤出了一丝笑容:“好久不见。”

“你…”魏民谣刚想开口,就被两个小鬼打断了
“姐姐,姐姐,球!球!”两个小鬼眼巴巴地望着魏民谣手中的皮球,可怜的眼神让魏民谣觉得自己是他们眼中的大坏人,霸着“姐姐”和球不还。

虽然魏民谣有很多很多话想对鬼可云说,但还是先搞定这俩小子,再叙旧吧。
他看出鬼可云穿着病号服,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病,但陪小孩玩这种体力活还是交给他吧,把可云安顿在花园边的长椅上,魏民谣带着两个小鬼去草坪上玩你追我赶的游戏了。

鬼可云望着被两个小鬼扑倒,哈哈大笑的魏民谣出神。
很多事情都已经被刻意遗忘得差不多了,唯有一些小小的细节顽固地盘踞在记忆的深处。

下雨的时候打伞,魏民谣把伞往她身上靠,到了后来自己淋得落汤鸡似的,而她却干干爽爽。

中午从食堂打完饭,两人偷偷躲在教室后面一起吃,魏民谣会把她碗里不爱吃的都挑走。

放学的时候,魏民谣骑着自行车,而她坐在后座,偷偷把手环在他的腰上。

学校的课桌上,刻着两个人的名字以及嵌在名字中间的爱心。

那是她15岁最美好最真挚的回忆,直到…一夕之间她的家分崩离析,等她想起小镇上的那个男孩时,已为时已晚,她再也回不到小镇上了。

“嗨!想什么呢,你怎么还和以前一样,那么喜欢发呆。”魏民谣一屁股坐在她旁边,还喘着粗气“那俩小子被他们妈妈接回去了,太能折腾。”

“只是想到一些以前的日子…”鬼可云下意识地回答。
魏民谣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她没有忘记。

“对了,你怎么穿着病号服,病严重吗?”魏民谣终于问出了见面第一眼就想问的话。
鬼可云解释道:“没什么大事,急性阑尾炎,要挂几天水,老师不放心我,就让我住院了,病好了再回去上课。”

“阑尾炎?肯定是你又不按时吃饭引起的,你说你以前跟你爸在一起,男人不会做饭,有一顿没一顿的也就罢了,好歹还有我盯着你吃饭。你现在不是和你妈妈一起吗?怎么也这样…啊!对不起,我,我说错话了。”魏民谣心直口快,她爸爸…哎!怪这张臭嘴。

看着魏民谣呲牙懊悔的表情,鬼可云突然就笑了出来,本来还有点尴尬的气氛,一下子就不见了,他总有这种魔力,能让自己开心。

“我的确跟着我妈妈,但是我现在住学校,可能是高考了吧,压力比较大,饮食上没注意。”鬼可云宽慰他“那时,我爸爸…走得太突然,我都没回学校跟大家道别,对不起…你,怪我吗?”

“今天没见到你之前,我心里一直都有一根刺,为什么你不告而别,我虽然没什么力量…但,我们不是…好朋友吗?你可以跟我说的,我还是从老师那里知道了你家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我知道后就去你家找你了,可…你已经走了!”魏民谣气呼呼的控诉

“对不起…我”她很想解释,但不知道怎么开口。

“噗…逗你的!看把你急的。”魏民谣笑着捏了她一下脸颊,那么自然,那么顺手,就像从前他一直这样做的。“我已经原谅你了,我许过愿:只要能够再次看到你,我就会原谅你。”

鬼可云呆呆地抚上自己的脸颊,被他碰触的地方像火烧。

手机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打断了这一刻的静谧。
鬼可云飞快地取出来一看,顿时后背起了一层冷汗,本能地朝着四周看了看。

“醒了?吃过饭了吗?”白大神低沉的声音响起。
“恩。”鬼可云的声音带着飘,不敢多说一个字。
“我让人护士给你拿了点杂志到你房间,房间里也有电视,晚上无聊了可以看看,但不要太晚。”
“啊?…知道了”
白大神敏感地察觉到了不对:“你不在病房?”
鬼可云飞快地道:“我……在小花园,护士同意的。”
白大神释然,顺口叮嘱了一句:“病还没好,逛一逛就早点回去。”

电话挂了,鬼可云看着眼前的魏民谣,心里一阵发虚。

接完电话后,鬼可云借口身体还有点不舒服,要先回病房了。魏民谣自然不敢耽误,想送她回房,想到自己住在VIP病房,到时不好解释,她还是推辞了。

魏民谣是来医院看爷爷的,已经耽误了一会,眼看鬼可云坚持不用送,他也不强求,互相交换了电话号码,便匆匆走了。

鬼可云回到房间时,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坐在床上想着从前的往事,鬼可云有些怅然。

那时他们才15岁,加上小镇民风淳朴,学校严禁早恋,虽互有好感,但谁都不敢捅破那一层窗户纸,和魏民谣的相处很单纯,只不过是一起读书、一起放学,偶尔双休日约着三五小伙伴一起去田野里疯玩。

那些青涩的往事才过去三年,就好像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带着满脑子的杂念,鬼可云也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只是那一晚睡得不踏实,魏民谣和白大神的脸交替出现在她的梦里,像两座大山,压得她喘不上气。



【大概是看太多B站上这三人的修罗场,这个三角形太稳定了2333】

评论(24)
热度(207)

© 魄魄的小棉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