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大神×鬼可云】驯养17

鬼可云盯着手里的手机发呆,白大神已经三天没出现了,也没给她打过一个电话,发过一条信息,她知道白大神的个性,一旦生气起来,真的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可这几天太反常了,他好像把自己给忘记了,把她一个人丢在医院,也没有阻止魏民谣跟她见面,这样的无动于衷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哗啦——”病房的房门被拉开了,正躺在床上的鬼可云立刻抬起头,有些紧张,不自觉地憋住了呼吸,看清了来人——不是他。
缓缓吐出一小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悄悄把手机塞在枕头下面,带着微笑:“星儿,你怎么又来了,昨天不是才来过嘛~”

赵星儿走进病房,假装心痛,捂住胸口,“好你个可云,我每天下课跑来看你,想不到你居然不想看到我!”
鬼可云被赵星儿逗笑了,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我的好星儿,我还指望你每天给我送复习材料呢,昨天的卷子我已经做完了,麻烦你再带回去给老师吧。”

赵星儿走到床边坐下,照例问了她的病情后,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好似怕房间里有第三个人偷听,悄悄问道:“今天那个魏民谣还没来看过你?”

鬼可云摇了摇头,不解地望着她。
赵星儿在鬼可云昏倒的第二天才知道她生病住院的消息,当天一下课她就赶到了医院来看望鬼可云,她进病房时,正巧碰见了魏民谣在陪着鬼可云说话,经鬼可云介绍,两个人也算认识了。

经过这两天的相处,赵星儿是挺欣赏这个男孩子的,魏民谣个性阳光爱笑,一张标准的国字脸,五官端正,幽默风趣,很容易让人对他产生好感,而且每次过来探病都会替可云带点水果、点心,连带也有赵星儿的份,让她挺不好意思的。

通常魏民谣会比赵星儿早到医院,今天没来,的确有些不对劲。
赵星儿纠结了一下,还是决定告诉鬼可云今天学校发生的事情,“那个…魏民谣,他今天去我们学校找白大神了。”

“什么!他怎么会去?我根本没告诉他白大神的身份。”鬼可云大惊,整个人都往前坐了几分,手心渗出汗来。

赵星儿不敢看她,垂下眼睛盯着病床边上的栏杆,喃喃道:“其实也怪我不好,是我,把你跟白大神的事情说给了他听。你知道我最心软了,他私下求了我很久,还…还把你们以前的故事说给我听,我就是觉得,应该给他一个机会…”

鬼可云越听越心慌,急急追问“他现在怎么样?白大神有没有难为他?”
赵星儿摇摇头,“我不知道,今天中午听到同学们说有个外校的人在校门口吵着要找白大神,我猜可能是魏民谣,我怕他在我们学校惹出事情来,一得到消息我就往校门口跑了,谁知道在半路就看到白大神身边的几个保镖带着他往“新楼”走去,那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他了,我只好跟在他们后面。他进去十来分钟后,我就看到保镖们突然冲进房门里,过没多久,我就看到他被两个保镖压着出来了,好像,好像受了点伤,我站得远,看不太清,我本来想继续跟着的,但是…”

“但是什么?”鬼可云已经在脑子里想象着魏民谣被白大神的保镖殴打重伤的样子了。

赵星儿带着不确定继续说:“但是我还看到有另外两个保镖往教学楼那边跑过去,很急的样子,我看魏民谣被送出来的时候,人还是能走的,还在骂人呢,应该没什么大事,所以我就留在原地等着,没多久校医就被请来了,在里面待了很久,后来上课时间快到了,我也没再等下去,就回去了。”

终于说完,赵星儿口渴得拿起桌上的水杯,咕噜咕噜喝了几口,放下杯子,发现鬼可云在出神,她也不说话了,空气安静下来。
半晌,鬼可云很小心地开口:“你是说…是…白大神…受伤了?”

赵星儿不太确定,声音更小了,“大…大概吧。不过,居然是白大神受伤,这事情也太玄幻了吧…我都不敢这么想。”

之后赵星儿还说了一些话,可是鬼可云已经听不进去了,她的脑子里反反复复在想着白大神受伤这件事情,听星儿的描述,好像伤的不轻,白大神身边的几名保镖她是见过的,很是稳健,能让他们跑着去把校医带过来,那会是怎样的伤势?

赵星儿本就心中有愧,要不是她多嘴,就不会有今天之事,现在弄得鬼可云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她心里也不太好受,又陪着鬼可云说了一会话,便起身回学校去了。

等赵星儿一离开,鬼可云便从枕头下面拿出藏起来的手机,用力地深吸口气,拨出了电话。
“嘟——嘟——嘟——”电话的另一个始终无人接听,鬼可云捏紧了手机,她很耐心,继续等待…

电话那头传来陌生的声音,“喂,你好,鬼小姐,我是阿潘,白大神正在做全身检查,不方便接电话,你找他什么事?我可以代为转达。”
电话被接起了,可不是他,鬼可云有一丝失落,她知道阿潘,是白大神身边几个保镖的头头,听说是白首富从警队高薪挖过来的,他负责管理白家所有的安全问题。

鬼可云的声音染上了一丝焦虑:“全身检查?他没事吧?伤哪里了?”
“我听手下人说,伤得挺重的,都骨折了,还流血了呢,不过具体伤哪里了,还要等报告出来才知道,如果鬼小姐很关心白少爷的话,不妨亲自过来看看。”阿潘故意说得含糊不清,诱骗着鬼可云。

果然鱼儿上钩了,鬼可云立马接口道:“好,我过来,你们在哪家医院?”
“不用那么麻烦,白少爷就在你住的医院里,鬼小姐在病房等就可以了,我让护士带你过来。”说完就挂了电话,长长得呼出一口气。

阿潘是存有私心的,今天下午接到手下人报告,说白大神跟人打架,还受了伤,他们已经让校医过来了,但是白大神正发着脾气,说什么也不肯配合做检查,连脸上、手上的一些淤痕擦伤也不肯上药。

阿潘还是比较了解白大神脾气性格的,这种情况软的不行就来硬的,身上有伤,可不能就那么放着不管,他让手下的人在水里动了点手脚,迷晕了白大神,强行把人带到医院。一是彻底检查受伤情况,别落下什么病根才好;二是鬼可云在这里,白大神等会醒来,发现自己擅自做主,肯定得闹上一闹,只有鬼可云在,才能转移白大神的视线,让他们逃过一劫。

——————————————————
医院顶层
VIP病房的走廊门被人推开,鬼可云跟着护士来到了白大神病房门口,房门是开着的,她走了进去,阿潘看到她来了,便让出床边的位置,好让她走近,看得清楚一些。

昔日骄傲张扬的面容此刻显得单纯又收敛,他静静地躺在雪白的被子里,脸上带有一些紫青的淤痕,看起来可怜兮兮的,薄薄的嘴唇依旧如平素一样抿得很紧,好像在和谁较着劲。昏迷中的他就像一个执拗的孩子,痛得再厉害也不过是将嘴唇抿得更紧些。

鬼可云一直紧绷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放松,她能感觉到那颗悬着的心缓缓落了地,扑通扑通地跳着。

阿潘带着其余的人,悄悄退出了病房,把空间留给两个人,鬼可云握住病床的边缘,低头俯视病床上昏迷的白大神,她第一次从这个角度看着他。没有了攻击性,深睡中的白大神,沉目长睫,安适寂静,干净的轮廓让鬼可云意识到,这人不过和她同岁,仍然是个少年。

鬼可云忽然有种茫茫然身在梦中的感觉,白大神的受伤是跟她有关吗?魏民谣到底说了什么,惹得他亲自出手与他厮打起来?他平时一副高高在上,喜怒不形于色的样子,还有着洁癖,她实在无法想象他倒在地上的样子。

隔着雪白的被子,她忽然能够感觉到他的手就在她的手边,孤独而寂寞的,与她的手就隔着一床被子的距离。

输液液体一滴一滴地流淌。
寂静的病房里,白大神的睫毛轻轻颤抖了一下,然后缓缓地睁开眼睛。月光淡淡地洒照在房间里,她的面容被月光映得如大海般温柔梦幻,低头俯看着他,轻声说:“你醒了……”

……
还未完全清醒的白大神凝望着她。
如同她是一个幻影般。
深深地。
久久地。

费力地抬起右手,触碰上她的脸颊,指尖的温度似是灼烧,终于确认了她的存在。
白大神彻底清醒了。
鬼可云往后退了一步,“我去喊护士…”,刚刚想转身,却被他忽然抓住了左手,一个用力扯了回来,把她扯回他怀里。

她贴着他的胸口,他的手指摩挲着她的唇,她没有一丝抵抗,望着窗外的月光。
“可云……”
白大神的低语将她从思绪中唤回,抬起头,她察觉到他的嘴唇抿得很紧,眉头皱起,眼底透露着挣扎。

“……如果你今天来,是因为无法忘记过去的事情而要离开我……”
她睫毛微颤,定定地望着他。

“我不会同意。我努力过,我试着放你走,但是我忍受不了这个念头,只是想想我就觉得我要发疯了,我做不到,我….我真的做不到。我会补偿你,所有因为我而受到的伤害,我都会补偿你。我想让你快乐,再不让你害怕,不让你难过或者流泪。”白大神的下颌放在她的头顶,声音沙哑地说,“所以……不要离开我,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们重新开始……”

“我……”鬼可云挣扎着想从他的怀中仰起头,可是他紧紧地抱住她,仿佛在恐惧什么,不肯让她哪怕稍微地离开。

“不要说话,你不用说的,我懂的。”白大神突然害怕她说话,怕她说他不想听的话。
  
她能待在他身边,让他抱紧她,这样已经很足够了。
“我知道的,你生命里最快乐的日子不在我这里,而是在那个小镇。我给你再多,也比不过那段快乐的时光……可云,我想要你,想把你留在我身边,长长久久。你甚至不必爱上我,就像一年前我得到你的时候,你没有爱上我,我知道的,但我受得了。……只是,不要让小镇的过去带走你,只有这个,我受不了。”

她听见白大神的声音绕在耳边,绕进她心里。
“我不懂你,你太极端了,你做了那样的事情后,现在又要我们重新开始,当之前的没发生过。你绑住了我的身体,还不肯放过我的心。”她对着他的胸口说。

“对不起……”
“就算我永远都不原谅你,也不会爱上你,你还是要留住我吗?”
“嗯……”他咽下苦涩,沙哑地说。
“我现在不会走,今天的话,让我想想,你先放开我,让我去喊医生过来看看。”

白大神的手臂顿时僵住!
这代表着……事情还有回旋余地吗?松开她,她小心地起身,月光洒在她的眼睛里,宁静而清透。


之后,医生、阿潘等人轮番围在白大神身边,他也不理睬,只是定定得望着躲在角落的她。医生检查完毕后,说除了肋骨有裂痕,其它都是小伤,只要这几天小心不要碰水即可,肋骨虽然不用打石膏固定,但需要静养,两个月内不宜动作幅度过大,以免二次受伤。

白大神以为鬼可云会和医生等人一起离开病房,可她没有,她还是在角落,等着所有人都离开了,才慢慢走到他床边。

“再睡一会儿吧,等你可以下床了,我们再谈。”她把被子轻柔地为他掖好。
“睡吧,我会陪着你。”
她坐到病床边,低声地说。




【每次断更我都会补上长长长的一章,up还是很自觉的∠( ᐛ 」∠)_】

评论(32)
热度(255)

© 魄魄的小棉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