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大神×鬼可云】驯养20

今年的初夏来得格外早,一边准备着训练,一边还要月考,吴所谓整个学期就像是一场噩梦——他的确做过类似的噩梦,梦里他总在不断地奔跑,眼前一直没有终点,跑个不停,等到早晨醒过来,也筋疲力尽。

Color7几人都有各自不同的出路,大家聚在一起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但是今天许久没发布过新动态的部落格突然有了更新,内容是要举办第二次“惊魂尖叫夜”,发起人是甄红。吴所谓往下拉着留言,除了白大神,其他几人都已回复同意参加。

白大神说他有伤在身,这次就不参与了,甄红回复在白大神留言下方:伤势就是个借口,你有了鬼可云就忘记兄弟们,哎!爱情的力量。

吴所谓盘算着自己的训练时间表,时间上是有冲突的,不过自己最近的成绩还算稳定,偶尔翘一次训练,应该没什么关系,况且他很久没和他们一起玩了。想着,吴所谓在留言区打上了:参加。

周五的晚上7点,吴所谓来到废弃的旧楼边上集合,他远远看到甄红搂着一个女生在说什么,然后女生垫着脚勾着甄红的脖子,两人吻了一会,女生就跑开了。这时,甄红也看到了吴所谓,抬了抬手,招呼他过去。

吴所谓先问道:“那个女生是谁?看着眼熟。”
“李染染,校花呀,前一阵倒追的我,怎么样,你要是看上她了,兄弟我肯定让给你。”甄红笑嘻嘻地开着玩笑。

“一边去,我能要你让?”吴所谓一拳打在甄红胳膊上,“我就是奇怪了,你怎么带着她来这里?她也知道今天晚上的计划吗?”
甄红点点头,“嗯,知道,我们今晚吓的人,就是她们班的一个女生,之前得罪过李染染,她想让我帮她出口气,她现在就是去找那个女生,把她带过来。”
吴所谓磨着牙,恨恨地说:“我说你怎么突然提出要办这个活动,原来是为了讨好女朋友!兄弟几个是给你打下手了,哼!”
“别计较,别计较,等会结束以后请哥几个去吃夜宵,我买单。”甄红一把搂着吴所谓的肩头,两人往废弃的旧楼里走去,“快走吧,何漫画他们都已经在里面布置了,我来给你说说,这次我们新增加的机关,可好玩了。”

晚上8点,吴所谓戴着面具,在指定的地方就位,甄红说,李染染传来消息,那个女生马上就会过来,让他们做好准备。不知道为什么,吴所谓感到有点紧张,周围的气压很低,裸露在外面的皮肤沾染着空气的湿度,披着黑布,黏黏地贴在身上,不舒服。

他咽了咽口水,整个人紧绷了起来,因为他已经听到一串急促的脚步声,方向就是他们现在的旧楼,人来了——

一丝不安和紧张的情绪很快就被兴奋的肾上腺素所代替,女生惊恐的尖叫声、急剧的喘息声、绝望的哭喊声,还夹杂着周围同伴的调笑声,一切都跟预演的一样,他们顺利地把她赶入木桶,这是今晚的高潮部分——

吴所谓隐约感觉到一丝不对,这个女孩的喉咙发出凄绝的哀呜,像一根紧绷的琴弦,任何一点碰触都会让它断裂。他的皮肤泛起一股被狠搓过后的痛痒感,手上的动作不由停了下来,这时,一道尖锐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住手!———”

随后他感觉身体被一股冲力撞开,一个趔趄他倒在了地上,吴所谓认得这个声音,是鬼可云的,她怎么会来?

借着窗外一丝微弱的月光,他看到鬼可云吃力地把木桶盖子打开,从里面把那个女生拽了出来,“星儿,别怕,别怕,我来了。”

怎么会是星儿?不该是她啊?吴所谓懵了,Color7其余几人也懵了,大家盯着从木桶里爬出来的人,真的是赵星儿,他们又一起把目光转向了甄红,希望从他那里得到一个解释,甄红此刻也是满脸震惊,他根本不知道为什么。

“呼呼——”白大神拿着探照灯随后也赶了过来,他的一只手扶着肋骨,一边喘着粗气。赵星儿突然受到强光的刺激,一下子剧烈挣扎起来,甩开鬼可云的手,拔腿疾跑,冲向房门的出口,冲出去时还撞到了白大神,探照灯随即掉落在地面上。

白大神闷哼着倒退几步靠在了墙面上,抽着凉气,看来是撞到了伤口,乙绿、贾紫连忙围了上去,扶住了他。
鬼可云想从地上爬起来追上去,可是她之前一路狂奔,刚刚找到赵星儿时已经卸了力气,双腿正打着哆嗦,一时竟支撑不住,再次跌回地面上,急得她忙冲着几个男生大喊:“快,快去追星儿,她有幽闭恐惧症,我怕她出事!”

何漫画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甄红、吴所谓,快!我们分头去追,其他人看着白大神和鬼可云。”说完人已经冲出了房间,甄红随即也跟了出去。

吴所谓压下一肚子疑问,先把人找到再说,废弃旧楼靠近学校的后门,周围有一些小树林和灌木丛,他们几人跑出旧楼后放眼望去已失去赵星儿的身影。三人对视一眼,很有默契地分三个方向散开,何漫画和甄红已经分别往教学楼和宿舍方向追了出去,吴所谓往学校后门跑去。

吴所谓看到后门的铁闸被打开了,心凉了一截,她不会往后山悬崖跑去了吧?赶快给众人群发了消息,吴所谓拿出比赛时的速度急追了出去。他感到心脏极速收缩再猛烈扩张,欲爆未裂,胸口起伏难平,简单的呼吸亦要扯出气道的阵阵撕痛。
他看到了赵星儿的身影了,“星儿,星儿,停下!快停下!”

赵星儿不知身在何处,不知路往何方,她只知道要向前跑,拼命地跑,远离他们的魔爪。黑暗中崎岖的地面、参差的树木、挡路的枝叶,不时把她绊倒,可她不能停,是恐惧把她折磨得支离破碎,遍体鳞伤。突然身体一沉,她感到自己似在飞,然后是急速下坠,再然后水灭顶,涌入耳朵、口腔、鼻孔的除了水还是水。恐惧堵塞了所有感官,死亡之门已为她敞开,她想呼救,可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快停下——”吴所谓亲眼看着赵星儿从悬崖边上坠落下去,她没有一丝停顿,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没能够抓住她。当狂奔的热力与惊惧的麻痹退却,寒气马上袭来,吴所谓冷得发抖。

他感觉到有人把他从悬崖边跩了起来,Color7其余的人不知什么时候也来到了这里,他们质问他赵星儿去哪里了,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颤抖着抬起手,指向悬崖。

“不——不可能的!星儿!”鬼可云连连摇头,作势也要冲向悬崖。
“你疯了,不要命了?”白大神不顾伤势,一把从背后抱住鬼可云,拖着她往后退,“你别急,天这么黑,可能是吴所谓看错了,我马上派人去找,你先和我回去。”

何漫画拽过甄红的衣领,一拳打到他的脸上,吼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是赵星儿,你不是说是李染染的同学吗?”

甄红顾不上疼痛,他的脑子也是一片混乱,“我真的不知道,李染染给我看过照片,我打听过,的确是她的同班同学,怎么怎么就变成了赵星儿?一定是哪里搞错了!”他现在真想把李染染抓来这里对质。

“是我,都怪我!”鬼可云颤抖着站在黑暗中,内疚正一点一点、一滴一滴地慢慢蚕食心脏,她未曾这样绝望过,未曾这样仓皇过,“李染染本来是要骗我来这里的,星儿知道了她的计划,她是来救我的,可我被白大神拦住了,根本没进旧楼,她不知道,她…她…”

在场的人虽不明白前因后果,可都知道了自己是被当“枪”使了,李染染要借他们的手去整鬼可云,阴差阳错变成赵星儿受过。众人想到如果今天不是赵星儿,而真的是鬼可云…那后果更加不堪设想,白大神一定会连带着把他们也推下悬崖的。

但此时他们已无暇顾及李染染,先把赵星儿找到才是最要紧的,希望…希望不是最坏的结果。



【这一章换了一个角度去写这个很重要的转折点,也不知道大家能看懂吗?看不懂的话可以留言告诉我,那我会重写的(ಥ_ಥ)】

评论(26)
热度(208)

© 魄魄的小棉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