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空少×鬼乘务】德国骨科《不容.上》(情人节点梗)


【角色属于大侦探,不要上升蒸煮!感谢!】



我们是亲姐弟

所以……

在这片天空下

我们无法相恋的吧

——————————————

1.

小白自小就跟别家孩子有些不一样,他人生的第一眼看到的是姐姐,迈出的第一步是姐姐扶着他走出去的,他第一次清晰发出的音节还是“姐姐”。

白氏夫妇因为工作的关系,在天空中的时间比在家多,自小白出生后,鬼鬼肩负起了照顾弟弟的责任,当别家女娃在玩着过家家的游戏时,鬼鬼就会把蔬菜、肉类,用小手指分的细细的一口一口的喂给小白吃,一边吃还一边引诱小白,“叫姐姐!叫姐姐!”。

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小白张着嘴巴缓缓的说着:“姐姐。”,鬼鬼整个人高兴坏了,躺在拼垫上滚来滚去,两个小脚丫快乐的荡来荡去,一把把弟弟抱在怀里,吧唧亲了一口,继续开口:“姐姐!姐姐。”

————————————————

2.

鬼鬼被送去了幼儿园,那天鬼鬼看着小白眼中满是不舍,好像要失去小白一样。鬼鬼双手拉着父亲的西裤,大声道:“白白要吃饭,白白要听阿姨的话,白白要……”一口气说了很多,前言不搭后语的用着小孩子特有的思维。

鬼鬼每天放学第一件事就是从保姆手中接过弟弟,抱着小白坐在自己的膝盖上,开始自言自语,把幼儿园发生的事情都要说给他听,也不管小白听不听得懂。

有时候鬼鬼会把老师奖励的大白兔奶糖珍藏着,到家后用手从口袋里掏出,用小牙齿咬了一半,自己则含着另外一半,然后把另外一半用着小手放入小白嘴里。

小白很喜欢看姐姐吃糖的样子,眼睛眯起,形成了月牙状,又甜又暖——他的姐姐最好看了。

——————————————————

3.

“哗啦——哗啦——”窗外雷雨交加。

鬼鬼紧紧地抱着小白,她也很怕打雷,她也很想哭,但是她的怀里有一个比她更弱小、更需要安慰的人。白氏夫妇今天飞机误点,保姆也回去了,平时温馨的小屋现在看起来空旷无比,姐弟两人开着床头灯,盖着被子,挤在床的一个角落里。

“姐姐,姐姐,会不会有怪兽来吃掉我们?我好怕呀。”小白带着哭腔努力地把自己的身体卷缩起来,好像这样怪兽就不会发现他了。

“白白不要怕,姐姐会保护你的,你数羊吧,数到100只羊,爸爸妈妈就会回来了。”鬼鬼特意提高了声音,给自己壮胆。

“100只羊,爸爸妈妈就会出现吗?”小白望着姐姐的眼睛,里面是全然的依赖。

“嗯,100只,白白要相信姐姐哦,姐姐和你一起数!”鬼鬼亲了亲小白的额头,“1只羊…”

“1只羊”

“2只羊…”

“2只羊”

“3只羊…”

“3只羊”

……两个小脑袋靠在了一起,梦里他们也紧紧抱住彼此,好像什么都不能将他们分开。

——————————————————

4.

“祝你生日快乐。Happy birthday to you!”小手轻轻拍打着手掌,柔色的灯光下,照耀着2大2小的身影。

小白生日了,妈妈把蛋糕推在小白面前。然后慈祥的看着小白道:“我们小白十岁啦,现在也是个小大人咯,快许愿吧。”

只见小白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说了好多,然后猛然张开双眼,“呼——”地一下吹灭了蜡烛。

“白白,你许了什么愿望,许了好久哦!”鬼鬼藏不住心事,看到蜡烛灭了便脱口而出。

爸爸抿了抿口,故意逗鬼鬼,“愿望说出来就不灵验咯。”

小白感受到一到目光幽幽的看着自己,抬起头,看着鬼鬼嘟着嘴,握拳抓着叉子,到盘子蛋糕上叉着。幽怨的看着小白,崛着嘴,满脸写着“告诉我”。

小白趁着父母在分蛋糕的时候,跑到姐姐的身边,嘴巴凑近耳朵,喁喁私语:“许了三个呢。第一,我要快快长大、长高,以后可以保护姐姐。第二,姐姐要跟我一直在一起,姐姐要嫁给我做我的新娘。第三,我把最后一个愿望给了你,希望你变得更加漂亮,更加快乐。”

感受到耳畔的温热,鬼鬼偏过头,在小白脸颊亲了一口开口道:“白白,生日快乐。还有我最喜欢你了!”

—————————————————

5.

当父母意外双亡之时,小白突然意识到,自己,变成了姐姐唯一的至亲。

看着警察在自己家里进进出出,把白色的封条贴在一个个家具上;看着平日对他们笑容可掬的亲戚,一个个皱着眉头把他们当瘟神一样看待;看着捧着父母骨灰的姐姐站在孤儿院门口,紧紧抱住自己泣不成声。

现在,姐姐,就是他的唯一,没有姐姐,那就什么也没有了。

孤儿院的日子并不好过,好在他们还有彼此。鬼鬼会为了正在长身体的小白,省下自己的口粮,总是把最好的都留给小白,还骗他说,自己怕胖,让小白帮忙多吃一点。看着鬼鬼日渐消瘦的脸颊,小白总会强迫自己吃完每一粒米饭,他现在还太小,只有多吃一点,才能变得更强壮,强壮到能为她撑起一片天空。

半年后,大机长找到了他们,把他们从孤儿院带回了自己的家。

——————————————————

6.

好像一切回到了正轨,他们又有一个家了,大机长对他们姐弟很好,给他们读好的学校,买漂亮的衣服,还会每次回家的时候带2份世界各地的纪念品给他们。可是一颗罪恶的种子已经埋下,只是它还在冬眠,谁知道以后会长成什么样呢?

小白18岁时,考取了M市最有名的大学,当然,他考这个大学不仅是因为它的名气,更是因为鬼鬼也在这个学校。拿到通知书的那一刻,小白突然很想见见鬼鬼,因为大学住宿的关系,小白现在只能每周见到她一次,他想第一时间,当着鬼鬼的面,跟她分享这个喜讯。

小白现在后悔自己这个决定了,因为他看见一个男人搂着鬼鬼的肩膀,鬼鬼没有拒绝,还害羞得把脸靠在男人的胸膛上。

明明是夏日炎炎,可小白觉得自己如坠冰窟,他定定地站在鬼鬼身后,看了好久,然后转身走出校园,从始至终,鬼鬼都不知道他来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还好大机长正飞一个国际航班,这几天都不会回来,他不用费劲去伪装自己。

两年前他就知道自己有着邪恶的欲望。高一的一个春天,他提前放学,在玄关处看见了鬼鬼的鞋子,她从大学回来了,本打算搞个恶作剧,吓一吓鬼鬼,可当他突然打开鬼鬼卧室的房门,那一声“啊——”就卡在喉咙里。鬼鬼正在换衣服,胸罩已经解下扔在床上,她手里正拿着睡衣,往头上套。

少女洁白无瑕的酮体让人看得移不开眼睛,胸前粉嫩饱满,可一晃眼,美好的景色就被一层衣料覆盖,同时,也响起了鬼鬼的大叫:“啊——”,事情以小白被鬼鬼暴打一顿收尾。可小白不敢让鬼鬼知道,当天晚上,他经历了人生第一次春梦,醒来时一阵空虚,他知道,他再也回不了头了。

——————————————————

7.

小白用了很长时间去做心理建设,从一开始的恐慌到后来的自暴自弃,有段时间他的成绩一落千丈,他用打游戏麻痹自己,还学会了抽烟,逃课,大机长都被班主任约谈了,直到这件事被鬼鬼知道,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对着父母的遗像一个劲地哭。

小白受不了这个,他可以漠视任何人的关心,但是就不能让鬼鬼难过,他跪在父母遗像面前,当着鬼鬼的面发誓,一定变回原来的小白。自此他果真又变回了原来的三好学生,两年了,小白让自己一直保持弟弟这个角色,他跟自己约定好了,地狱他一个人走,他的鬼鬼要永远待在阳光底下。

小白以为自己能一直默默在心底爱她,可是当那个假想敌真的出现时,他慌了,他害怕了,他觉得自己就要失去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了。

———————————————————

8.

鬼鬼从公交车上下来,不意外,她又看到小白推着单车站在车牌下等她,每次她从学校回来,只要小白有空,都会来车站接她。

小白接过她手里的包,挂在单车上推着前行,鬼鬼乖乖走在他身边。

明明是弟弟,却已经比她高出一头去,她在他身边只勉强到了他的肩膀。 

鬼鬼忍不住侧过头去看清小白,这个家伙是什么时候偷偷长这么高的? 

小白垂下头,半长的发丝垂下,遮住他雕塑一般的面容,“看什么?” 

鬼鬼用手比划了一下他们的高度,揶揄道:“你平时是不是都夜里偷偷起来?” 

小白一怔,指节微微紧张地握紧了单车的车把,“什么?” 

鬼鬼笑开,“我在想,你怎么会偷偷长这么高了。是不是晚上起来啊,偷吃东西嘛……” 

小白忽地轻轻舒了口气,“还以为你都知道了……” 

鬼鬼一怔,“知道什么?难道你真的晚上起来偷吃吗?” 

小白有一点狼狈,脸颊泛红,“走啦,要不要上车?” 

鬼鬼微笑,不明白少年的狼狈从何而来,却也乖巧地坐上单车后座,“开车吧,司机大哥。” 

小白嗤声一笑,长腿使劲瞪住单车,一缕清风从斜阳的方向涌来,吹起鬼鬼的长发。 

同时随风而来的还有小白身上的气息。少年的青葱气息,再加上一些汗水的气息,就像阳光与清风的味道相伴在一起,灼热却又清新。鬼鬼不由得深深吸入。 

小白忽地加快了速度,鬼鬼大叫着将手臂伸出揽住了小白的腰。 

小白大笑,“还会更快,坐稳了!” 

鬼鬼惊心动魄地将面颊贴上小白的背,一只手紧紧按住随风起舞的裙摆。 

心跳,却比单车疾驰的速度还要激烈。 

飞驰的单车忽地又慢下来。鬼鬼奇怪,“白白,怎么又慢了?” 

小白嗤声一笑,迎着金色的斜阳。鬼鬼的手臂绕着他的腰,面颊贴住他的后背,他快蹬才怪! 

鬼鬼懊恼地坐直,小白却又大呼一声,“抱紧了,要快咯!” 

一路铃声与欢叫声,单车快快慢慢着,向着大大的太阳,留下一路相伴的身影。

————————————————————

9.

鬼鬼在大学还是挺受欢迎的,人美、性格温柔、难得的是有一副甜糯的好嗓音,追她的男生也不少,有笑容阳光的暖男学弟,有才华横溢学霸师哥,还有肌肉发达的运动健将,可是她总觉得在每一个人身上都缺少一点东西,都快毕业了,还保持着零恋爱的记录。

几个同宿舍的好姐妹看不下去了,纷纷逼问她拒绝那些男生的原因。

友人A:“你为什么拒绝王肌肉?他身材又好,人又风趣。”

鬼鬼皱眉:“他空有一身肌肉,没有才华,不会弹琴,白白就会呢!”

友人B:“你要有才华,那好,何美男总算符合了吧,他既会创作歌曲,唱歌够好听,人还特别温柔。”

鬼鬼撇撇嘴:“他太矮了,他还没有白白高,我喜欢180的男生。”

友人C:“那魏民谣呢?他会弹会唱,身高也够180,还会经常逗你笑,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鬼鬼斩钉截铁地拒绝:“他太吵了,比我还要会说话,他都不能像白白一样好好听我说话,不打断我!”

友人ABC咬牙切齿道:“白白,白白,我们都知道你弟弟是全天下最好的人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是恋弟情节,很严重哎!你不可能和你弟弟过一辈子呀!”

——————————————————————

10.

鬼鬼是自习室的常客,常常待到关门了才走,近来,她发现每次她离开自习室的时候,都会有一个男生跟在后面,也不说话,只是默默跟在身后,等她到了女生宿舍,便转身离开。

时间长了,鬼鬼也任由他跟在身后。宿舍离得不远,路灯把两个人的身影拉得长长的映在地上,男生个头比她高一些,只是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影子不过和她的齐平。鬼鬼看着地上的影子,心里微动,是什么时候,也曾有这样的影子映在她回家的路上。

“我说,你是不是喜欢我?”鬼鬼突然停住脚步,转身问男生。

男生被弄得猝不及防,傻傻的站那里望着她手足无措。

“我想谈一场恋爱,我们试试吧?”鬼鬼歪着头,长发披散在肩上,夜风轻微,掠起几丝扑在身边男生的颊上,年轻的心几乎要醉倒。

 “真…真的吗?你不会在骗我吧……”男生恨不得立刻扇自己一耳刮子,看看是不是在做梦。

“真的。”鬼鬼对他微笑。男生的脸在暗影下发红,期期艾艾,“我叫白读书。”



【前天发的点梗活动感谢有人参加,发完之后想起来,万一没人留言怎么办,那不是很尴尬,哈哈,还好有小可爱理我,其实本来想写童话组的,不过,考虑到今天是情人节,还是写了德国骨科!我的点来自于————祝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妹!也是非常恶趣味了!】

【写着写着...又从短篇变成了中篇,我真的是很话痨了,明天争取把这个完结掉。情人节贺文,自然需要开个车了,明天也会一并附上。】

评论(30)
热度(270)

© 魄魄的小棉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