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大神×鬼可云】驯养22

鬼可云没能见到白大神最后一面,她和白大神同时被打了镇定剂,只是一个被送回了白家大宅,一个被送到学校的“新楼”。等她醒来时,已是第二天的中午,阿潘留了下来,见她醒了,便把白大神去美国的事跟她交代了一下。
阿潘掏出一只银色的手机,递给鬼可云,说:“这只手机里存有少爷在美国的号码,他说了,如果鬼小姐遇到任何难事,都可以联系他。还有,这间房子也留给您了,您可以住到毕业。”
鬼可云点了点头,木然地接过了手机,阿潘见她不愿开口,也就悄悄地退出了房子。
当阿潘关上房门时,鬼可云似是如梦初醒,从床上跳了起来,找出了一只行李箱,快速收拾了几件她常穿的衣物,她想,她自由了。
房间还是那个房间,没有什么改动,洗手间里有他的剃须刀,衣柜里有他的睡衣,茶几上还有他上次没喝完的半杯水。之前阿潘跟她说话的时候,还没有这么深的感触,白大神走了不过是五个字而已,直到鬼可云拿着行李箱站在大厅,环视两人朝夕相处的地方,才恍然觉得:他,真的走了啊。
手里握着那只银色的手机,犹豫着要不要把手机也留在这座房子里,蓦然想起几日前在医院的那个早晨,白大神紧紧抱着她,在她耳边说“不要离开我。”那一刻,她相信,他是爱她的。叹了一口气,鬼可云还是把手机放进了口袋里,最终关上了大门。

三天后,搜救工作停止了,大家都默认了赵星儿的死亡,只有鬼可云和王玥还没有放弃,白天两人沿着海岸线一处处的搜寻,直到夜晚降临,什么都看不清了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学校。这天,两人仍旧外出寻找,中午时分,王玥的电话突然响了,接起电话后,没说几句,王玥就急忙拉着鬼可云往学校赶,原来是校方通知赵星儿的家人到学校取回赵星儿的“遗物”。
打车回到学校,还未下车,就看到学校门口乌泱泱地挤着好多人,匆匆一瞥,人群里有好几个扛着摄像机的记者,学校的领导们几乎都在,更多的是学生们,叽叽喳喳围成了一个圈,圈的中间站着三个人,两个中年人和一个年轻人。两个中年人应该是一对夫妻,女的正趴在男的身上哭,男人也红着眼眶拍打着女人的肩膀,而另一个年轻人正一脸灰败地低着头,那个年轻人鬼可云很熟悉,正是吴所谓。
鬼可云靠近了几步,才听到吴所谓在讲话,声音低沉,好像在背书一般,平淡而机械地吐出一字一句:“赵星儿同学来向我告白,我觉得早恋会影响学习,当下就拒绝了她。当时她情绪失落的跑开了,我没意识到问题的重要性,直到悲剧发生。我对此感到万分愧疚,关于赵星儿同学的死,我在这里给你们道歉了,请节哀。”说完,吴所谓向赵星儿的父母深深地鞠了一躬。
怎么回事?吴所谓在说什么?什么表白?鬼可云呆住了。
“不是这样的,呜……”鬼可云刚想喊出声,就感觉自己被捂住了嘴,同时一股力量把她往后撤,远离了人群。她本就在人群的外围,四周的同学们注意力都集中在吴所谓身上,根本没人发现她被绑走了。
两个穿黑色西装的男子架着她走到了学校的一个拐角处,王玥也同样被绑到这儿来了,出现在眼前的是甄红,看来这几个黑衣人都是他的手下了。
甄红抬眼示意黑衣人把俩人放下,开口道:“刚刚你们也看见了,这件事情已经被媒体知晓,不推出一个人,没法平息这事,吴所谓已经答应一肩扛下来,我和乙绿他们也会出抚恤费,保证赵星儿的父母下半辈子的生活,这是现在对大家最好的办法,你们…也不要再节外生枝了。”
王玥气得脸都扭曲了起来,整个人冲向甄红,却被黑衣人眼明手快地扣住了肩膀,限制住了身形,他挣扎了几下,也挣不开来,索性放弃了,冲着甄红大吼:“这是一条命啊,你以为出点钱就能逃脱惩罚吗?哼,最好的办法,是对你们这群败类最好的办法了吧!推出一个替死鬼,然后你们什么事情都没有,继续逍遥的生活!我不会让你们如愿的,我要去揭发你们!”
甄红的表情变得冷峻起来,“你要向谁揭发?学校?媒体?还是警察?你大可以试试,看谁会听你们的。就算有人信你们的话,可是没有证据啊,赵星儿已经死无对证了,你们两个的片面之词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鬼可云浑身发抖,声音上扬,“甄红!赵星儿是因为你们几个而死,你不但不悔过,还要掩盖真相,你晚上不会做噩梦吗?”
甄红眉头微蹙,“这事的确有我们的过失,所以我会出钱尽量补偿赵星儿的家人,但是,这个事情我们绝不会认的,是不能。” 面对鬼可云他声音放软了一些:“我们的家世不能蒙上这种污点,不然你以为白首富为什么要这么急着带白大神离开,跟这件事情撇清关系?其实,我也是受害人,是李染染那个贱人设计我们的,谁也没想到会闹出人命。你看,我们都恨死李染染了,可为了大局着想,还是不能动她,不过你放心,等这阵子风波过去,我会让李家人付出代价的,想借刀杀人,也要看这把刀她能不能拿得动。”
王玥恶狠狠地说:“李染染固然是罪魁祸首,可你们都是帮凶,有本事就绑着我一辈子,只要我离开这里,我就一定会去告你们,学校不管,我就去警察局告,警察不管,我就去北京告,中国那么大,我就不相信你能一手遮天。”
甄红声音骤然冷了下来,不带表情道:“你爸妈还有一年多就要退休了,如果这个时候被公司辞退,养老金什么的就要打水漂了,后半辈子的生活可就不好过了。啊,对了,听说你还有个体弱多病的妹妹,一直住院,那医疗费可不便宜,那命可是拿钱在续着呢。”
王玥整个人不动了,他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家人是他的软肋,甄红一下子就掐住了他的咽喉,他知道,他再也威胁不了他了。
甄红示意保镖们放开俩人,走之前,他留下了一句话:想想你们的家人。

之后的一个星期,M市的报纸、电视对此事进行了报道,赵星儿是为情自杀就这样盖棺定论了。吴所谓被学校开除退学,李染染也转学了,Color7其余几人对此事闭口不谈,王玥和鬼可云自那天后也没再出现过校园里,这个夏天,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 M市,鬼可云的家 —————————

鬼可云的房间在厚厚的窗帘掩饰之下,就算是晴朗的白天,屋子里也是光线昏暗,看起来有些阴森可怖,鬼可云蜷缩在床上,她已经高烧数日了,嘴里喊着胡话,常常陷入昏迷之中。
白天,家里只有鬼可云的母亲王露在,她做好午餐,准备了感冒药,上楼端给鬼可云。
她进去的时候,鬼可云靠着床头,死死的盯着她,因为高烧,眸光锐意退减。
“你放我出去。”
那声音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发出来,弱的几乎听不见,但她分明用足了力气,以至于憋得脸色通红。
王露只觉得内心惨淡,把食物放在一旁的桌案上,早上她端给可云的早餐,鬼可云动也未动。

鬼可云的继父经营着一家医药公司,最近被爆出生产的药品成分有问题,被要求从各家医院药店下架,公司资金链一下子断裂,眼看着就要破产了,一家人走投无路之际,甄家派人传了话,只要他们能看住鬼可云,不要在赵星儿这事上闹出什么事端,公司的困境自然会迎刃而解。
于是,王露只好把鬼可云骗回了家,鬼可云怎知,一大早醒来竟会被自己的亲生母囚禁在了房间里。
起先她在房间里大吵大闹,但凡能看到的东西全都被她愤怒的摔碎了,她哭着拍打着房门,她一声声的叫着:“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
王露隔着门劝她:“你别再管那赵星儿的事情了,甄家、乙家都是高门大户,我们斗不过他们的,你继父就是我们家的顶梁柱,他不能倒,你妈妈再也不想过以前的贫苦日子了,你就为妈妈忍耐一下吧,算妈妈求你了。”

“你放我出去,今天是星儿出殡的日子,我一定要去看她,她是因为我而死的!”房间里响起鬼可云微不可闻的嘶吼声,王露站在原地看了她一会儿,这才端着碗上前。
王露舀了一勺粥,就那么递到可云嘴边:“来,吃完饭,把药吃了,然后好好睡一觉……”
话语未曾说完,鬼可云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抓住王露手中的瓷碗,狠狠朝墙上摔去。
“啪嗒”一声脆响,碎碗伴随粥饭混合在一起,墙壁一角尽是狼藉。
就在王露还在晃神之际,鬼可云挣扎站起,直接朝门口冲去,王露一惊,已经伸手牢牢从后面抱住了可云。
“可云,你让妈妈怎么办?你忍心让你爸爸、妹妹露宿街头?你爸爸虽然是继父,可他对你一直很好的,医药案子可大可小,如果甄家要搞你爸爸,他会坐牢的呀!”王露说着,脸贴着可云的背,失声痛哭起来。
鬼可云的心里仿佛被扎了一下,她何尝不想报答他们,但报答不该是这样的方式,什么叫孝?所谓孝顺,就一定要牺牲自己的良心,黑白不分吗?赵星儿是为救她而死,如果连自己都不能站出来还她一个公道,那才真的会让自己烈火焚心。
感觉到鬼可云不动了,王露欣喜不已,可云终于听进去了,王露小心地扶她坐回床上,擦干眼泪,捡起打碎的碗碟,准备下楼重新弄一碗给可云吃。
房门重新被锁了起来,确认王露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后,鬼可云爬下了床,打开衣柜翻找了起来,刚刚被关的时候,房间里所有通讯工具都被母亲收了起来,只是她不知道,鬼可云还有一只手机,就是白大神走之前留给她的,她把手机随手揣在了大衣口袋中,大衣收在行李箱里,很幸运没被王露发现。
拿出手机,颤抖着按下开机按钮,开机的时间格外漫长,屏幕亮起来后,她翻找到了通讯录,果然有一个号码孤零零的挂在那里,鬼可云吞了一下口水,想不到最后还是要向他求救。
一阵晕眩感袭来,连日来的高烧已经把她的力气蒸发得一干二净,闭了闭眼,等眼前的黑暗过去,她看向了那个号码,按了下去。
她在心里祈祷:“快接电话,快接电话。”
突然从后面伸出一只手,一下子抽走了手机,快得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接着手机就被狠狠地砸在了墙上,力度之大,电池板也随之脱落在了地上,屏幕黑了…
鬼可云颓然地转过头去,看着王露的泪水竟流了一脸。
王露颤抖着音,嘴角第一次流露出冷意来:“鬼可云,只当我生了一个白眼狼,当初我就不该带你回这个家。”
鬼可云看着那碎裂的黑屏,心一直往下沉,往下沉……




【打脸永远来得那么快,上一章留言里,我还说后面的情节会跟着大侦探的剧情走……_(:з」∠)_
经过试读官的建议,最后还是决定跳开大侦探灵魂互换的梗,以保证不会跳戏。试读官没看过大侦探,跟她解释了半天后面的剧情,详细写怕看过的读者觉得太啰嗦,略写她又没办法理解人物关系QAQ
后面几章都会保持这种虐虐的赶脚……不过最后一定会he的~握拳~】

评论(14)
热度(170)

© 魄魄的小棉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