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大神×鬼可云】驯养23

六年后。
M市,机场。
在这世上,有一种男人,一出场便是全场的亮点,仿佛是磁石,将所有的人吸引他身边。

白大神便是此中翘楚,时年24岁的男人,穿着亚麻衬衫,黑色西裤,休闲式皮鞋,修长的身形仿佛是奇峻的山峰,气质清贵,从容的踏出机场出口。闪光灯在他面前组成了一堵巨大的光墙,强烈的光亮仿佛火光,几乎能灼烧眼球。可他连眼睛都没有眯起,仿佛只是闲庭散步,笔直穿过人群直到黑色商务车面前。

蓉秘书见老板走出机场,已经眼明手快的打开了后座车门。待老板上车,蓉秘书坐上副驾驶座,关上车门,示意司机开车。
细算下来,蓉秘书跟在白大神身边已经有两年了。这两年间让她熟悉了这位白老板没有情绪化的脸,白大神寡言沉默,从不说多余的话,想看他笑,比天下红雨还难。当然他也有微笑的时候,不过通常都是应酬需要,但却没人敢说他笑的虚伪,因为纵使是虚伪的笑,被他演绎出来,也能瞬间变得迷人生动。

虽然年纪青青,但作为一名集团公司的负责人,他还是很有资格的。
白大神在美国耶鲁大学攻读经济管理学,只花了一年时间就取得了本科学位,两年取得硕士学位后又花了2年攻下了博士学位。

白大神身上光环不仅仅如此,在美国第2年,他就创建了一家社交网站,在网站上线半年以后,果断以1亿美元的价格将其卖给了谷歌。随后,他又用这笔钱进行风险投资,短短两年时间,他已是国际风投界有名的“黄金猎手”,只要是被他看上的项目,无不展现出惊人的潜力,其高额回报让许多经验老道的投资人眼红不已。
前不久传出白首富因为身体原因,想提前把白氏企业交给儿子,“白大神”三个字最近在各大商业杂志上炙手可热。

“老板,是否先回家休息?”蓉秘书开口请示。
“不用,直接去公司吧。”白大神说完便垂眸翻看报纸,不再言语。
车子拐了个弯,驶向了市中心
 
————————————————————
晚上,无忧酒吧。
酒吧老板是吴所谓,被学校退学后,有一段日子过得很不好,但是4年前,白大神突然回国找到他,给了他一笔启动资金,他本就喜欢自由随性的生活,便开了这间酒吧,人生贵在享受,周围朋友谁都没有吴所谓活的潇洒自在。

白大神来无忧酒吧之前,刚结束一场饭局,半瓶烈酒入腹,虽说表面依然面不改色,但确实是喝多了。
专属包间里,吴所谓端了一杯温水递给白大神,忧声道:“你再这样下去,迟早会逼死自己。”

“找到她没有?” 白大神揉着太阳穴,头疼的厉害。
吴所谓看着白大神直摇头,出去片刻,再进来时,手里多了一份报告。
白大神瞥了一眼纸上的字,表情失落。
吴所谓问:“还不放弃?”
“永不。”
 
六年来,白大神像个无头苍蝇,茫无目的的寻找着鬼可云。
一次醉酒的时候,他把手臂搁放在眼睛上,长相那么好看的一个人,笑起来竟是异常的难看。
他说:“中国那么大,你让我去哪儿找你?”
 
吴所谓叹气,“照顾好自己。”
白大神抿了抿嘴,放下水杯,拿起外套:“谢了,我走了。”
酒吧喧哗吵闹,吴所谓站在门口,看着白大神渐渐消失的背影,失神良久。

————————————————————

白大神有一支手机,手机号码多年来从未更换过,那个手机号只有鬼可云知道,只是它一次都未响过。那支手机常年放在他的西装口袋里,就像他身体的一部分,早已变成了习惯。

偶尔在某个寂寞的黑夜里,白大神会忍不住拨打电话。无人接听,手机那端传来女人的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声断,望着缓缓归于平寂的手机,男子开口,呢哝不清:“可云。”
声音似有哽咽。

————————————————————

电话响起的时候,白大神正在顶楼会议室开会,周围坐着密密麻麻的公司下属,总公司月度高层会议,没有人敢开机,唯有白大神的那只手机一天24小时开启着,所以电话声响起时,整个会议室都静悄悄的。

蓉秘书因为距离近,竟然看见白大神隐隐颤抖,呼吸紧张,那么急切的掏出手机,似乎生怕铃声会突然断掉。
白大神坐不住了,顾不得仪态,猛然站起身子,拉开会议室的玻璃门,跨了出去。

白大神起身离开的同时,蓉秘书已眼明手快的收拾起桌上文件,快步跟了上去,她是认得那只手机的,能打来的人只可能是她!
等BOSS走远了,会议室众人才反应过来,一片哗然。
 
白大神快步走向他的办公司,同时按下了通话键。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粗粝的女声,带着浓重的乡音:“喂,你认不认识鬼可云啊?”

只一瞬间,白大神便知道电话那头不是他日思夜想的人儿,但是听到鬼可云的名字,还是让他的脚步一顿。
“鬼可云呢?你怎么会有这个号码?你是谁?”白大神握紧手机,因为太过用力,以至于骨节泛疼。

“你认识鬼可云啊!太好了,我是X镇精神病医院的张护士啊,你能联系上鬼可云的家人吗?她家已经拖欠2个月的住院费啦,再不交钱,我们就要收回床位咯…”

电话那头还在喋喋不休,但白大神已经听不进去了,他关上办公司的门,整个人靠在门板上,他现在需要找个支点支撑自己的身体才不至于倒下去。
鬼可云在精神病院?
他用了好几秒,大脑才开始接受这个讯息,胸闷异常,一颗心沉沉的往下落,眼眶已湿。

“张护士,我就是她的家人,麻烦你再照顾她一天,我明天就会到。”用仅剩的一点理智,控制自己按下挂断键。白大神全身都在发抖,紧紧攥着手机,喉结颤动,好像随时都能哭出来一般。

办公司内,空气粘稠凝滞。
蓉秘书敲门,询问:“老板,会议还要继续吗?”
“取消。”话语生硬,接着道:“打电话帮我预约最快一班去X镇的飞机。”
“好的。”
 
六年间,白大神学会欺骗自己:也许有些东西随着时日渐长,注定会在光年里慢慢老去,直到再无痛感。
自从知道鬼可云失踪后,白大神的情绪便再无波澜,在他身上完全看不到过去,更加看不到未来,麻木的活着,日复一日……一个鬼可云抽空了他的所有情感,从此以后把淡然熔炼的炉火纯青。

这一通电话打破了凝固的时间,男人突然笑出声来。
那样的笑声,仿佛从喉咙最深处宣泄而出,带着欢愉——鬼可云找到了。
白大神心里浮起暖意,就是这股久违的暖意,暂时覆盖了他的酸涩。
他听见自己心底一个声音清楚的告诉他,他再也不会离开她了。




【小可爱们~元宵节快乐~( ̄▽ ̄~)~更新来的那么快,有没有很惊喜?节日过后,就要迎来猛烈的刀子了,挺住……】

评论(40)
热度(263)

© 魄魄的小棉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