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大神×鬼可云】驯养24

一大清早,X镇精神病院的院长室迎来了一个男人。容貌俊雅,神态淡漠,吸引不少医务人员频频回首观望。此时,他正耐着性子、一字不漏的听完了撒院长的说明。

撒院长:“鬼可云是她家里人送来我们这儿的,她母亲说,她曾高烧持续不退一个星期,脑子被烧糊涂了,病好以后整个人性情大变,有过激行为。来我们医院后,经观察测试,鬼可云是患了俗称的精神分裂,她体内有2个人格,一个温顺,一个偏激。”他顿了顿,“我们医院花了很多心思,稳定住了偏激的人格,平时都以温顺人格为主导人格,我只能说,你的朋友情绪不稳定是确然无疑的。你现在要接她出院,我不太赞同,虽然这一年来,她恢复得比较好,平时的举止言谈和正常人相差无几。但是不管怎么样——出于对病人负责的角度,我不建议这个时候让她出院。”

白大神薄唇抿得很紧,泛着青白色,但他的神色却尽显淡漠,就连话语也是平静到了极点,“我要带她走,至于她的病,请你准备好她这几年的病例资料,我助理稍后会来取的。”

撒院长问得小心翼翼:“冒昧的问一下,白先生是鬼小姐的什么人?”
白大神一怔。
“按照医院规定,病人出院除了需要院方出具证明以外,也需要有病人直系亲属的签字才行。”

白大神的眉峰轻轻皱在一起,刹那而起的凌厉和不快。他沉默了良久,有些答非所问:“如果我非要带走她呢?”
“本来她家人都会每月按时汇款至医院,但不知为何,已经2个月没收到汇款了,如果再付不出住院费……”撒院长沉吟着,“我们先把这事放一边,白先生还没去看过鬼可云吧,不如我带你先去见一下她?你再决定要不要带她走。”
白大神没有答话,只是站起来,微微欠身,向他伸出手去:“好,谢谢你,请带路。”


众所周知,白大神是天之骄子。哪怕是此刻,他也能很好的控制情绪,只是背部僵硬紧绷的线条泄露了他的紧张。

撒院长在前面带路,一边走一边给他介绍医院情况。粗看精神病院和普通病院并无二致,可当白大神经过重症病房时,那一扇扇铁皮门和铁栅栏还是让他心里一揪,匆匆一瞥,能从栅栏里看到病人穿着束缚服被绑在床上。他竟不知道一个人的眼睛还可以这样——明明长在脸上,却空洞得好像被挖掉了一样。

越往前走,白大神就越发行走艰难。
一颗心,绷得紧紧的,仿佛有巨石压在心头,险些喘不过气来。

他急于见到鬼可云,却又紧张迟疑,惧怕难安。踏着水泥地,步伐声如雷似鼓,白大神的表情由复杂到痛苦,当撒院长停下来时,他竟全身出了一层冷汗,站在外面只剩下颤抖和害怕。
他担心过去的可云早已死在时光里,担心他会看到一个木然呆滞的可云……

撒院长已经让人把鬼可云带到了专门的会客室中,一门之隔,撒院长打开了门。
白大神抬眸,心中火苗瞬间熄灭,心如刀绞,有液体转瞬间模糊了双眼。

鬼可云蜷缩在窗前的沙发上,背对着门口,穿着陈旧泛黄的病号服,漆黑浓郁的长发披散在瘦削的肩头,身影被日光拖拽出一条暗影。
她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眸子如漆乌黑,衬着脸色如雪,美丽得惊心动魄,偏偏失去了生机,仿佛只是一只傀儡。

这一刻,撕裂人心的痛压过了白大神所有的欢喜,阴郁的情绪宛如阴司恶灵,吞噬着他的希冀和生命支撑。
短短几步,却好像隔着千山万水。
气氛凝滞,白大神不说话,房间就好比死寂的坟。白大神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虚弱迟缓,宛如久病之人。

白大神蹲在鬼可云面前,他将所有的痛悉数逼进黑暗里,伸出手,才发现手心竟然都是指甲痕迹。

光线被遮挡,鬼可云容颜隐在黑暗里,喜悲不明。
白大神轻轻握住她的手,手指颤抖的那个人竟是他。
“可云,我来接你了……”说这话的时候,白大神感觉心脏绞着痛。

闻声,鬼可云睫毛颤动,目光定定的看着白大神,安静平和,没有激动和欣喜。紧张的,似乎只有一个白大神。

“还能认出我是谁吗?”  
“……白大神?”鬼可云眉眼弯弯。
很久之后,白大神方才开口:“我找了你四年,怎么都找不到……跟我走好吗?”
鬼可云低下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情绪淡淡的:“不行,他们都说我疯了,会伤人,我哪里都不能去。”

白大神胸口一紧,眼眶生涩。
白大神离开了房间,他不愿意在鬼可云面前落泪,于是那些泪在他转身间,瞬间湿了面庞。

有一种难以言明的痛,在白大神体内凶戾逃窜着,血气笼罩脑海,眼前人影虚晃着,似乎所有的力气也无法支撑他全身的重量。

撒院长看着白大神坐在会客室门口,双手覆面,泪水渗出指缝,砸落在地板上,溅出一朵朵潮润的暗夜花朵。
空气里一时间只剩下撒院长的呼吸声,沉重而又压抑,他从不知道,一个男人压抑的哭声,竟然可以这么悲恸,仿佛可以把所有的痛苦全都哭出来。

他忽然意识到,在白大神风光的外表下面,其实那颗心早已满目疮痍。
这个男人,看似风光无限,其实也是一个可怜人。


院长办公室,白大神清隽的面容中散发出浓浓的戾气,眼眸猩红。

“出院方面的手续,我的秘书会跟你对接,机票已经订好,我会马上带她离开。”阳光从他身后射进来,五官都隐秘在阴影中,他的表情叫人看不清虚实。

自知什么都无法阻止这个男人,撒院长头疼得揉了揉眉头,从抽屉里翻出鬼可云的档案,说:“我来给你讲讲关于她的第二人格吧……”


三万英尺高空,漫长飞行,头等舱异常寂静。

鬼可云做了一个梦。
熟悉的梦境里,她和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生在湖上划船,划着划着,那女生突然站起来跳进了河里,她趴在船沿边上,拼命抓住她伸过来的手,可是她太沉了,怎么都抓不住。
女生说:“可云,救我,救我。”
  
醒来,有人在给她擦眼泪,指腹温暖,鬼可云把脸转了个方向,埋在了他的颈项里。
“做噩梦了?”白大神单臂搂着她,指尖触摸她的发根,声音温润。

鬼可云摇头,该怎么跟白大神说呢?自从她发烧以后,有些事情记不清楚了,好像蒙着一层纱,她也不想去看。有时候她会想,这样的梦境片段,会不会是她失去记忆的一部分?又或许,这样的梦无关现实,只是她在睡梦中的天马行空。

离得近了,鬼可云这才发现白大神眼睛里竟都是血丝。
“有多久没睡觉了?”
白大神没说话,嘴角隐有笑意,她在关心他,虽然浅淡,但他还是听出来了。

该怎么告诉她呢?获知她在X镇,他连家都没回,直奔机场。他那么迫切的想要见到她,担心她再次不见了,担心空欢喜一场。一颗心,忐忑难安,怎么可能在飞机上安心入睡?后来,在医院看到她,痛心难过的同时,更怕是一场梦,种种情绪挤压,以至于盖过了疲惫。如今她开口询问,以他这样的傲气,是断不可能说出口让她担心的。

面对他的沉默,鬼可云并不追问,身体靠近白大神,依偎在了他的怀里,于是之前白大神再多的疲倦,在这一刻悉数化成了满心温柔。
  

飞机降落前,白大神叫醒可云,她睁开惺忪的眸子,头发乱乱的,没精神的看着他,像个孩子。
“头发乱了。”他在她耳边轻声细语。

机舱内,空姐例行降落前安全巡查,回过头,就看到了这一幕。
那是一对极为出色的男女,尤其是男人,明眸秀眉,气质雅贵,旁边的女子娇小玲珑,看起来很困,靠在男子肩上闭眼入睡。

男子将女子一头长发,松散随意的搭在肩膀一边,露出光洁的额头,清新甜美。

男子垂眸看着女子,嘴角笑容撩人,带着千帆过尽,余留下的安静淡然。

他说:“可云,我们到家了。”




【本来以为这章会很虐……现在看起来还行呀……你们觉得呢?】
【这几章前前后后埋设了不少没交代清楚的事情,比如,为啥鬼可云的家人突然不交住院费了,他们去哪里了?甄红后来怎么报复李染染的?星儿到底死没死?鬼可云第二人格怎么形成的?等……这些不是不写,后面我会慢慢带出来的(如果我没忘记这些伏笔的话ರ_ರ )】

评论(46)
热度(261)

© 魄魄的小棉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