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大神×鬼可云】驯养25

【重看酒店惊魂,发现我时间线错误了,18岁分离,24岁重聚,6年啊!我前面为毛会写成4年,好迷...之前的几章我都改了,重申一下,分开了6年!】


18岁那年,鬼可云生了一场大病,高烧差点要了她的命,退烧以后母亲就让她在房间里静养,每天都会送上食物和一粒白色的药片,她知道那个小白片是镇定剂,母亲对她说,她疯了,她会产生幻觉,会伤人伤己。

最初,她还会跟家里人争辩:“我不是疯子。”

“每个疯子都不承认自己是疯子。”她的继父、母亲、妹妹如是说。

也许是他们眼神太冷,也许是在房间里关的时间太久,她慢慢也觉得自己病了,有时候她会忽然昏倒,醒来时房间总是被搞得很乱,自己身上也时常有伤痕出现,可她一点都记不得了。

——————————————

她已经有两年没有出去了。

其实她不怕一个人,怕的是沉甸甸的回忆,忽而清晰,忽而模糊,如同她的神智。有一个男人的名字偶尔会在她脑中闪现,他叫白大神。

她记得他,他不是一个好人,也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坏人,一开始她害怕恐惧,后来逐渐被温暖感动,既渴望他的怀抱又害怕他的好。懵懵懂懂,在初识情滋味的年纪,那个少年便印在了她的心上。   

——————————————

在鬼可云21岁时,全家决定移民,显然他们不打算带她一起走,而是把她扔在了老家的精神病院里,再一次,她又是孤单的一个人了。在医院,鬼可云的表现一直很好,很久没出现过记忆缺失的状况了。

直到有一天,她在医院的阅读室看到了一本财经杂志,封面人物正是白大神。再次见到熟悉的眉眼,她突然很想他。那天,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看见一个病患家属从她面前经过,那个女人在打电话,她就想问她借手机,她想问问白大神还记得自己吗?那个女人不肯借她手机,于是她就抢了过来。  

电话拨出去,无人接听,这明明是白大神的号码啊,他明明说了,只要她想找他了,就打电话给他,为什么不接?女人抓着她的头发,骂她神经病,她不疼,她不是有心的,她只是太想念他了。

后来的事她就不记得了,据撒院长说,那天她打伤了很多医务人员,还用身体撞门,想冲出去,最后他们给她注射了氯丙芩才让她安静下来,自此之后她就被转入重症监护区,治疗了一年多,情况有所好转才重新回到普通病房。

回到普通病房后,她就经常偷偷把药藏了起来,她怕她会忘了白大神,好在她比以前安份了许多,护士不再管她。医院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忙,没有人会太过关注一个疯子的感情世界。

——————————————

鬼可云不是没想过,6年音讯全无,也许她早已被白大神遗忘在旧时光里,转而爱上了别人。

如果是这样,也是……很好的。

两个人不能一起不幸,总要有一人获取幸福才不枉相爱一场,如果不是她,那就只能是他。

有关于过往,18岁之前被鬼可云铭记;18岁之后被她遗忘。

——————————————  

只是,鬼可云没想到,白大神还是出现了。

身体却被白大神圈到了怀里时,鬼可云鼻息间都是白大神的气息。一夕间,似乎所有的声音全都消失不见了,好像只要彼此相互拥抱,就可直达地老天荒。

他说:“找到你了,我很想你。”呼吸贴着她的耳廓,声音低哑紧窒。

原来,他没有忘记自己。 

她说:“曾经的鬼可云已经死了。”

他说:“她没死,只是不小心被我弄丢了,哪怕你不再是原来的你,我也不舍丢弃。”

鬼可云额头贴着白大神脖颈,所以白大神说话的时候,她能很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喉结在颤动,就连声音似乎也有些呢喃不清。

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抬头想看他,却被他按住脑袋,“别看。”

鬼可云不再看他,因为潮湿的情绪,早已溢满了她的双眼。

——————————————

“可云,我们到家了。”   

白大神的声音拉回了鬼可云的神智,这才发现车辆早已停了下来,独栋别墅,傍水而居,后倚山,地理位置极佳,占地广阔,这在高楼林立的M市极为罕见。

白大神并没有让她下地,直接抱着她进了屋子里,白家的佣人们十分惊讶,这个屋子自从白大神的母亲死后,再也没有女性进来过,这位被白大神温柔以待的人是谁?

“陆姨,半个小时后你端杯牛奶上来,不加糖,可云要喝。”

陆阿姨有些晃神,这话是白大神对她说的,但目光却始终凝定在鬼可云的脸上,一眉一眼,极尽温柔。

他已很久没有这么语带欢欣,开口唤她一声陆姨了,很多时候回到空荡荡的家里,多是无言,做完公司的事后,按时入睡,机械的仿佛早已失去了生活的乐趣。

 

浴室很温暖,水温调的很适宜,恰好能冲走身体的倦涩。白大神小心的将鬼可云的长发挽起来,亲吻她的眉梢:“有没有很困?”。他用很柔软的毛毯将她的身体裹起来,最后打横抱起来,放在床上。

白大神端了一杯牛奶给她:“喝完好好睡一觉。”

鬼可云很听话,把牛奶喝了,白大神回到床上,盖好被子,对她说:“晚安”相拥入眠。

 

回到M市第一晚,鬼可云做了一个梦,梦见她在病床上大声咆哮,对于世界,充满着愤怒。

有人把她紧紧箍在怀里,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狠狠咬着那人的肩,咬得唇齿间都是浓浓的血腥味,后来也不知道怎么样就从那人怀里挣脱而出,竟然出手狠毒的拔掉自己手上的吊针,扯得太凶太快,伴随着一条血迹在虚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手背上鲜血淋淋……

  

醒来竟是在床上,室内明亮,明媚的阳光被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耀在松软的被子上。鬼可云伸出手,手心明晃晃的,她的表情有些木然,缓缓握紧光束,然后再颤颤的松开。她笑了,还好,温暖还在。

心里还是很有波动的,房间一角传来微不可闻的纸页声,鬼可云移眸过去,就看到白大神似是一夜未眠,坐在沙发上审阅着积累已久的各种报告。

他……不困吗?

正在忙碌工作的白大神,陡地抬头,起初神色清清冷冷,但望向鬼可云时,转眼竟已经换了另一副模样,眸色泛着微微的暖意。

放下手头资料走过来,未开口,已有笑意浮现在好看的嘴角:“睡得好吗?”

“好。”她坐起身的同时,他已经把抱枕放在了她的背后,清晨打招呼,对于她来说略感生疏。

白大神坐在床沿看着她,她又在失神发呆了,望着窗外明媚的阳光,思绪难测。

长臂一伸,将她搂在怀里,白大神埋首蹭着她的发,仿佛回到往昔,只是这么寂静相拥,仿佛就已找到此生圆满。

“是不是我工作吵醒了你?”他问。

“没有。”鬼可云顿了顿说:“阳光很好。”

闻言,白大神原本冷峻的脸开始变得柔和,嘴角微微上扬,这次是真的笑了。

“吃完早餐,我陪你出去走走。”理了理她额前有些凌乱的发,白大神温声问她:“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摇了摇头,脑子一团混乱。

“不急,慢慢想。”声音里含着笑意,看得出来,对于她愿意出去走走,白大神是心怀欢喜的。

“或许有一个地方,你会想去。”



【周末两天都有事外出,没什么时间更新,小可爱们可以猜猜白大神带鬼可云去哪里?有猜对的话,我下一章爆字数O(∩_∩)O】

评论(29)
热度(209)

© 魄魄的小棉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