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大神×鬼可云】驯养16

“皇城”会所的KTV贵宾室中, 白大神拿着酒杯一饮而尽。

耳边是震耳欲聋的摇滚乐声, 强势地驱赶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杂念,何漫画靠在沙发上,一脸发愁地看着白大神, 不时地打开微信催促另几个好友:丫的到了没有!你们倒是快点出现呀!

    

“你不喝酒干坐着到这里来干吗?”白大神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何漫画叫苦连天:“你这大少爷真是不知民间疾苦,平日读书够累的了,我昨天通宵画连载,好不容易完结了一篇正要休息,结果还要陪你喝酒, 喝酒就喝酒, 你像个闷葫芦似的, 到底出了什么事, 问你也不说,你让我怎么开解你啊?”

    

“唧唧歪歪的,是不是男人?”白大神冷冷地说着,把一杯威士忌拍在了他面前。

何漫画从善如流, 拿过来一饮而尽, 笑着说:“好了, 我们来聊点开心的事情吧, 要不要看我画的新连载,故事是以你和鬼可云为蓝本写的哦,霸道总裁和他的小白兔。”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白大神懒得搭话, 自顾自地又倒了一杯酒。

何漫画哪里知道他一不留神触了白大神此刻的逆鳞, 兴致勃勃地打开了手机,点开了保存的图片。

 

——————————————————    

空旷的舞台。

观众席上坐满了人,深红色天鹅绒的窗帘阻挡了所有的光线,就像黑夜一样。只有舞台的上方打出一股白色的灯光,光芒雪亮,照耀在舞台中央。

 

白大神就在那束光线里。

他坐在钢琴前面,他的手指按下黑白琴键,音符轻柔地跳跃。

他望着舞台下的她。

 

他的眼底柔亮如星,

空旷的舞台上,

雪白的光芒里。

 

面对坐满人群的观众席,

却只是弹给她一个人听。

 

一曲完毕,他离开座位,大踏步走下舞台,穿过层层黑暗,站定在她的面前。

弯腰鞠躬,行了一个完美的贵族礼仪,抬起双眸,目光很静,轻轻地笑了,“喜欢吗?”

 

——————————————————

 

白大神冷冷地道:“关了。”

何漫画愣了一下:“干什么?”

 

“不想看。”白大神的脸色越发差了。

何漫画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今天白大神借酒浇愁,是因为鬼可云啊!还没等他细细琢磨,包厢的门开了,甄红、乙绿和吴所谓到了,而且后面还跟着几个漂亮的女生,原本空荡荡的包厢顿时热闹了起来。

 

原来是甄红收到消息时正和现任女朋友打得火热,白大神有令不得不去,但又不想放跑手上的小美人,琢磨着几个大老爷们去KTV消遣挺没意思的,便让女朋友叫了一些她的朋友一起来玩。

 

吵闹的摇滚乐被关掉了,换上了抒情缠绵的情歌,几个小女生叽叽喳喳的,还时不时地朝着在座的男生抛去一个甜蜜的眼神。

 

白大神看得头疼,他原本是想和好友喝个酒放松一下,哪晓得过来了一帮莺莺燕燕,人是甄红带来的,也不太好拂了他面子。

 

“大神,你怎么了?”吴所谓凑了过去,仔细打量着他,“一脸的欲求不满。”

何漫画在旁边拧了一下他的大腿,吴所谓夸张地痛呼了一声,转过头去瞪他,“很痛哎!”

 

“大神,你那个小白兔呢?怎么今天没带她来?”甄红搂着他的女朋友,顺嘴也问了一声。

何漫画赶紧背对白大神,冲着甄红挤眉弄眼,示意他别提了。

 

甄红只顾着跟女朋友亲亲我我,全然没看到何漫画给他打眼色,“我说,你今天不会是为了那个小白兔不开心吧?你这么在意她,小心……陷得太深哦~”

 

白大神捏着杯子的手指又收紧了几分,都快把杯子捏碎了,是了,连旁人都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自己又不傻,自从遇到鬼可云以后,一连串的反常行为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估。

    

身边从来不缺女人的他,第一次想把一个女人圈定在自己身边。

明明可以用更高明的手段去得到她,却选择了超级恶劣的那一种,

只为了让她露出可怜兮兮的小表情,没遇到她之前,自己从来不知道会有这种劣根性。

可又为了让她展颜,他会当众为她表演。

喜欢看她眼中崇拜的目光,居然耐下性子给她补课。

当她想离自己远去时,更多的不是愤怒,而是恐慌。

就连她身上细微的情绪变化,他都能看在眼里,想要庇护她、包容她、替她扫清所有障碍,让她的世界从此只有自己。

就算今晚这样暴怒,也没有想过要抛弃她、惩戒她。

……

 

这所有的一切,远超过对一个宠物的纵容和喜爱,而是因为他喜欢鬼可云、甚至……爱上了她。

 

一连几天,白大神都没有再去找鬼可云,他只是从手下人那里得知她的恢复情况,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再复发….有没有再去找那个臭小子!

 

他不想在鬼可云病情还未康复前去找她,他怕会忍不住地生气,生了气又会凶她,她一伤心哭坏了身子,到最后,难受得还是自己。

 

鬼可云是第一个让他破了底线的女人,而且,一破再破。他不可能让这个女人离开他的身边,永远都不可能。

 

不过,该怎么不伤筋动骨地让鬼可云明白这个浅显的道理呢?他发现,鬼可云一哭起来,他就不自觉地想要妥协,这完全不是个好现象。

这个烦恼,好像任何的高考难题都要难解。

 

——————————————————

白大神接到保镖报告,那个魏民谣在校门口,正和学校保安发生争执,说是要来找他的。

白大神在心底冷笑了一声,居然敢到这里来找他,胆子也是不小。

通知了保镖,让他们把人带到“新楼”去。

 

门开了,魏民谣进来了。

今天他穿了一身校服,背着个耐克书包,显然是翘课来到这里的。一进屋子,他顿了顿脚步,打量了这个小别墅片刻,才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了沙发前,沉声道:“白大神,你好。”

 

白大神靠在沙发上一派闲适,只是朝着前面的椅子抬了抬下巴:“坐。”

魏民谣坐了下来,不自觉地挺直了后背。

他做了心理建设,自从上次医院一别,他就从院方的住院登记信息中知道面前这个男人的名字,然而在这白大神的地盘和这位全国第一富二代单独相见,还是感受到了一种泰山压顶般的强大压力。

    

两个人四目相对,眼睛中仿佛有火光四溅。

“我就开门见山说了,你是不是难为可云了?”魏民谣到底沉不住气先开口了,“是男人就不要吓唬女孩子,有什么你朝我来。”

    

“我难为她?”白大神哂然一笑,“她是我的女人,我为什么要难为她?”

魏民谣冷哼了一声,“白少爷就不要睁眼说瞎话了,这两天可云看上去很不好,失魂落魄的,她本来就在养病,现在人都瘦了一圈,你还说你没难为她?我向你们学校的人打听过,可云是被迫跟你在一起的,她不是自愿!我实话告诉你,我这次遇到她,就打算重新追求她的。”

 

“重新追求?你有什么资格?”白大神的手捏紧了,眉头危险地拧了起来。

“是,”魏民谣神色坦然,“我没有你有钱有势,但是起码我尊重她,爱惜她,我们在最美好的年纪有过约定,要不是…要不是出了她父亲的意外,我们早已经是情侣了。”

 

“那就还不是,”白大神冷冷地道,“魏民谣,我觉得,你的当务之急并不是追求可云,而是要想办法在这个城市立足,三年前你没有能力为她做任何事情,现在也同样没有,你的大学保送资格不过在我的一念之间,把你送回那个小镇的能力我还是有的。”

 

这话仿佛一把寒光突现的匕首,一下子就插入了魏民谣的软肋。眼中的痛苦之色一掠而过,他沉默了片刻,眼神恳切地看向白大神:“白大少,你爹是全国首富,你的身价摆在这里,要什么样的女生没有,何必去戏弄可云这样一个孤苦伶仃的女孩子呢?我和她是彼此的初恋,我们真心相爱。”

 

“真心相爱……”白大神喃喃地道,忽然冷笑了一声,“三年前你们才15岁吧,懂什么叫真心相爱吗?连亲个嘴都没有过,现在她可是我的人了。”

 

魏民谣怔了一下,忽然便愤怒了起来:“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质疑我们的过去?我们当然是真心相爱的,不像你,你用了卑鄙的手段让她屈服,你只会强迫她,以前的可云多么爱笑,现在她多久没笑过了……”

 

一股戾气从白大神胸口腾地升起,瞬间遍布全身,他从沙发上直接窜了起来,一拳挥上了魏民谣的脸,他想要把眼前这一张一合的嘴唇砸得稀巴烂,顺便再抽这个男人一顿,废了他的腿,让他再也没法跑去找鬼可云。

 

魏民谣先是被打蒙了,倒在地上后,立马反击回去,毕竟是练体育出身的,一脚本能地踹了出去,正中白大神的肋骨,疼得他倒退几步,倒在了茶几上。

 

两个少年的打斗声终于引起了门外保镖的注意,当他们破门而入,拉开两个扭打翻滚的人影时,两人的脸上、身上已经挂了不少彩。保镖们脸色很难看,白大神伤成这样,要是让白首富知道,他们的工作怕是保不住了。

 

手上愈发用力制住魏民谣扭动的身子,眼神示意白大神要怎么处置他。

 

白大神捂住肋骨,抽着凉气,踢得真狠,怕是裂了…不过眼前的疼痛也没让他失去理智,他不会对付他,真的把魏民谣怎么样了,他什么都得不到,只会让鬼可云离开他,就算身体离不开,心也会走,这不是他要的结果。

 

白大神的脸色铁青,开口道:“魏民谣,我和鬼可云的事情轮不到你来充英雄,三年了,你还确定可云会喜欢你吗?有些事,不是你想回去就能回得去的。今天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如果以后想好好地呆在M市,就给我离可云远一点。”

 

“把他给我扔出去。”说完,白大神头也不回得上了二楼,身后传来魏民谣的声音:“今天是我打的你,有什么事情,你冲我来,别难为可云。”

 

 

 

 

【说要虐白大神的小可爱们!!!解气不解气!!!大声说出来!!!】

评论(37)
热度(232)

© 魄魄的小棉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