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大神×鬼可云】驯养18

夜晚。
窗外有闪烁的星星。
鬼可云有点头疼,已经很晚了,她早该回自己的病房去的,本想趁着他睡着了,悄悄起身,但是白大神好像早有预谋的抓着她的手不放,她微微一动,他就睁开眼睛,也不说话,就用眼睛直盯盯地看着她,眉宇间透着固执。

“你说你会陪我的…”像是吃不到糖果的小孩,露出闹别扭的神情。
好吧,这是自己说过的话,“那我去旁边的小床睡?”病房里还有一张小床,是给陪夜的家属睡觉用的。

白大神往床的左边动了动,让出了右边一个空位,示意她躺下。
好吧,白大神刻在骨头里的强势又显现出来了,鬼可云无奈地笑了下,为他的无理取闹。

反正他还有伤在身,乱来不了……这样想着,鬼可云也就从善如流地躺在了他身边。
VIP病房的病床很大,两个人并排躺着并不会感到很挤,房间很安静,只能听到两人浅浅的呼吸声,两人的手始终握着,一起闭上了眼睛。

——————————————————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柔和地洒照在白大神和鬼可云的面容上,鬼可云畏光,不自觉得转动了身子将双腿曲了起来,身体像孩童一样蜷缩着,双手抱在胸前。

轻微的动作便让他身后的白大神醒过来。
白大神的下巴磕在鬼可云肩头,呼吸平缓得像一缕微风,声音也在她耳后盘桓着,带着倦意和睡意,“早安,昨天睡得好吗?”

习惯使然,鬼可云往后挪了一下身体,靠到他的臂膀里,轻声应道:“嗯。”

正在两人享受着这难得的亲密与安逸时,床边手机的响了,白大神皱了皱眉头,是鬼可云的手机,迷迷糊糊中,鬼可云伸出手摸索着把手机拿到了眼前。

十分不巧的是,打开手机屏幕的那秒钟,白大神看到了发件人的名字。他装作不经意地转动了身体,仰躺望着天花板。
  
魏民谣:你在病房吗?
鬼可云的拇指在屏幕键盘上停了一会儿,余光看了故作镇定的白大神一眼,轻轻在回复栏里写了一行字。

看到已经回复出去,鬼可云把手机放回床头,四肢缓缓缩在了一块儿。
白大神呼出一口气,又重新把身体转向她,四肢缠绕了上来,他抓住了鬼可云的一只手,缓缓扣住了她的五指,嘴唇的张开和闭合都在鬼可云的耳背上清清楚楚,“可云。”

她想要回头,但白大神的脸颊贴着她的颈窝,那份温暖和温柔都束缚得她动弹不得,鬼可云应了一声,“什么?”

白大神静默了很久,在鬼可云以为他又睡着了的时候,听到他在自己耳边说,“你不要离开我。”

————————————————————
白大神被医生押着去做复查了,鬼可云慢慢走回自己的病房前,推开房门走进去。

“可云——”
病床正对面的小沙发里,那人的眼睛漆黑如夜,深深凝视着她,他慢慢站起身来,视线凝固在她的面容上。

“可云 ”魏民谣上前一步,声音因为努力克制而略带低哑, “我什么都知道了,你不是自愿和白大神在一起的,你不要怕他,我带你走。”
鬼可云怔了一下, 反问道:“带我走去哪里?”
“哪里都行,我就不信他能一手遮天,”魏民谣咬着牙道, “你听我说,他们那种人都不可能是真心对待你的, 你千万不要被他的甜言蜜语给骗了,赶紧离开他,要不然……”

“要不然他玩腻了以后会抛弃我?”鬼可云静静地问。“就算那样,也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你不要插手。”
魏民谣哑然, 脸上的血色一点一点地褪去。

“我和你再也回不去了,”鬼可云垂下眼睫,掩饰着眼底泛上来的热意,“先不说白大神不可能现在放手,就算他肯放,那我也不再是以前的我了,我们之间注定是错过。我现在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单纯地喜欢着你的女生了,我们当年也没有挑明过这层关系,你不欠我什么,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已经忘了,你也不要再放在心上。”

“我不相信,”魏民谣死死地盯着她,眼里透出热切的光芒,“我不相信你忘了我们的约定,可云,赵星儿什么都告诉我了,我们不要待在M市,为了你我可以去考别的学校,和白大神分开吧,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鬼可云后退了一步,眼中有泪光隐隐泛起,却用力地摇了摇头。
“其实你只是不甘心,”鬼可云若有似无地笑了笑,“你我之间的分别太过突然,你曾经付出过真心也得到了我真诚的喜欢,而你拼命想要给这段感情加上一辈子的砝码,现在却要咬着牙接受所谓命运的安排,于是心有不甘,拼命挽回。”

魏民谣哑口无言,好一会儿才道:“可云…不是这样的,我是真的喜欢你。”喃喃着像要说服她,像要说服自己。

“对不起,”鬼可云有些愧疚,“把我忘了吧,我们都已经回不到过去了,你应该开始新一段的感情,而不是这样陷在过去出不来。”

午后的阳光中,鬼可云的眼睛宁静透明,好像他是一个许久未见的老朋友,有淡淡的回忆,无心绪的波动。魏民谣突然感觉房间压抑无比,呼吸困难。

“我昨天去找白大神谈判了,”魏民谣忽然开口,“白大神动手打了我,还放话说只要他想,就能废了我的保送名额,让我滚回小镇去。”他一想起来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他是真的有这个能力……”鬼可云忍不住替白大神辩护,“不过你放心吧,他不会真的这样去做,虽然你打了他,还让他受伤,可他不是那种会因为这点事情就打击报复你的人。”

魏民谣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良久才颓然问:“你就这么信他?”
鬼可云轻轻地“嗯”了一声,目光凝视着不知名的远方,嘴角露出了一丝浅笑。

魏民谣凝视着她,心里终于明白,记忆中那个总是羞涩地用恋慕的眼神看着他的白衣女孩,是真的已经离他远去了。“真嫉妒他,”他轻叹了一声,“他有能力给你一切,不像我那时候,连保护你都做不到。”

“你也会找到真正属于你的女孩的。”鬼可云笨拙地安慰。

————————————————————
每个人出现在你的生命里都有意义,有些人来你生命走过一遭,只是为了告诉你什么是遗憾,告诉你人生很难如愿以偿,告诉你很多人他只能陪你走一程,并不能走完一生。魏民谣和鬼可云,大抵就是如此。

哭过笑过然后和过去告别。时光无法回头,人生也不能重来,谢谢能和你爱过,也不遗憾最终与你错过。



【年前三次元事情太多,兼顾不过来,更新频率会比前阵子要慢一点,争取三天内更新一章。过年在家,一定会多多码字,补回来的😘】

评论(22)
热度(233)

© 魄魄的小棉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