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大神×鬼可云】驯养27

闹钟响起,每天早上七点,鬼可云很快地起床,刷牙洗脸,粗绒围巾,衬衫外面套针织毛衣,牛仔裤,最后是一双黑色运动鞋。出门前环视一圈自己的屋子,关门落锁。

她的房间很小,一室一厅一卫,五十平方,她自己住,足够了。

风很大,她走在大街上,十分钟后她到达了杂货店,从后门进入店里,拿起角落的拖把先把地拖一遍,货物已在昨天关门时补充完毕,等到八点整,开门营业。

 

三个月前,她离开白大神,走时只带了出院的随身物品,一张身份证,一部旧手机,几件衣服,已是她的全部。身无分文,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第一个月,她做小时工。因为只有高中学历,她只能做一些后厨洗碗,清扫大街的工作,白天晚上两份工,才能让她住得起最廉价的旅馆。

她病了六年,体力并不是很好,每天回到住处都觉得浑身疼痛,骨头散架,可她觉得很高兴。2011年到2017年,她不曾通过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在饭店里接到钱的那一刻,手心竟是一片黏腻。

廉价旅馆的环境复杂,隔音也不好,躺在床上能够听到隔壁传来的电视声、叫骂声、鼾声。

起初她睡不着时会下床推开窗户,趴在阳台上看着楼下的街道。空荡荡的,除了偶来驶来的车辆,几乎看不到行人出没,透着荒凉。鬼可云刚开始不习惯,时间久了也便习以为常了,现如今她可以在嘈杂的环境里,一觉到天亮,有时候想想习惯还真是可怕。

打着零工,走走停停,离开了M市来到了相邻的S市,直到她接下杂货店的这份工作,才算是安定了下来。

杂货店的老板年事已高,突然得了中风,被子女接回去养病了,但老人挂念开了大半辈子的店铺,便贴了招聘启示,虽然工资比较低,但提供住所,鬼可云退了旅馆住进了老人的旧屋子。

鬼可云起初没想过会久待S市,随着日子拉远,也便在这里安定了下来。杂货店做的都是周围居民的生意,不忙碌,鬼可云喜欢在午后泡一杯热茶,坐在店门口就着太阳或发呆或看书。

——————————————————

一罐牛奶一袋面包一张十元纸币放在柜台上,一看这个组合,鬼可云便知道是谁了。张经理一个星期前路过杂货店时,鬼可云正在搬运货物,他好心上前帮忙,把好几箱重物都搬到了后门仓库,两人便算认识了。自那天晚上起,张经理便天天到杂货店报道,通常是下班后到店里买一罐牛奶一袋面包,不忙的时候,他们也会聊两句,算是熟客了。收下钱,鬼可云拿出一个塑料袋把东西装好递给了张经理,笑着打了招呼:“今天下班挺早,晚饭还是面包?一直吃这个可没营养。”

“嗯”张经理不好意思地说:“我不会做饭,只好将就一下了。”

鬼可云有些迟疑,想到那天他帮忙搬货物的样子,她还是说了:“我等会做面,不嫌弃的话,尝尝?”

张经理的眼睛亮了,声音有些激动:“有免费的晚餐,拒绝才是傻瓜呢!”

鬼可云吃的一向简单,有时候会煮面,有时候会熬简单的稀饭,杂货店的后面有个简易小厨房,是之前的老店家留下的,一个人生活,吃住不讲究,已是足够。

她在橱柜里摸索了一会儿,找出几根葱,1只番茄,2颗鸡蛋,外加一袋干面条。

张经理把一碗面吃的干干净净,饭后还抢着去洗了碗,说是礼尚往来,鬼可云也就由着他了。

 

送走张经理后,鬼可云又看了一会店,直到九点,拉下门帘离开往家里走。鬼可云在小区的小道上熟练的穿行,走到楼下,脚步停了下来,又是那辆黑色的车,尽管藏在阴影处,可那样高档的车在周围破旧的老公寓楼中显得格格不入。

鬼可云转身上楼,打开房门,落锁。走到浴室,等浴缸灌满热水,脱了衣服把身子沉入水中,温暖的水流带走了她一天的疲惫。不知怎么她突然想起三个月前离开白大神的契机,回想当时的情形,她隐隐有些发笑。

那时鬼可云的主人格突然陷入沉睡,她便接管了这具身体,因为前几年每次苏醒时不愉快的经历,让她一见到白大神就没有好脸色,只想离这个瘟神远远的。经过一番大吵大闹后,白大神任然不愿让她离开,除了让她出门,他什么都迁就自己,平时很少出现在她眼前,虽然同住一片屋檐下,两个人几乎碰不到面。

直到有一天她沐浴时间过长,白大神担心得冲入浴室,见到她整个人沉入水底,一把拉起她后,红着眼睛,答应放她走。

其实真的是白大神误会了,虽然她不喜欢他,可是还不至于使出自残的方式。

那天她坐在浴缸里,水温刚刚好,她弯曲膝盖,将自己躺没水中,尝试在水下睁开眼睛。隔着水影,白色的天花板也摇晃了起来,世界亦真亦幻。她从没这样做过,只是忽然好奇淹没在水下究竟是怎样的滋味,被她害死的赵星儿死前看到了什么。

突然被拉出水时,她因为惊吓呛了几口水,等冷静下来时,发现自己的双肩被白大神死死抓住,掌心热得惊人,而他的声音颤抖:“你…讨厌我…讨厌到情愿去死吗?”

这样炙热的温度,她忍不住就要挣开。可白大神没有给她任何挣脱的余地,手指仿佛是要禁锢住她的灵魂一般,牢牢的扣住。浴室朦胧的光线交错着打在他的脸上,看得清他眼底的红丝,仿佛是错综的伤痕。那双眼睛里有疲倦、恐惧、喜悦……一澜接一澜,将她掠在了其中。

她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盯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道:“我不是自杀,放开我。”

白大神并没有动,隔了片刻,慢慢的放开她:“你赢了…”  

却始终无法再把这句话说完整了,或许是心有余悸,又或许,只是放不开。白大神极缓极缓的松开了自己的手指,仿佛这个动作就可以宣告一切。

————————————————————

鬼可云从浴室出来,走到窗前,小区的路灯老旧,微弱的光线照不到太远,可就算什么都看不到,她也能很肯定,那辆车还停在那里。

拉上窗帘,关上灯,躺在床上,鬼可云闭上了眼睛。

又过了很久,楼下那辆黑色的车子突然发动了起来,车灯照亮了狭窄的路,安静地驶出小区,消失在夜色之中。



【差点弃文的UP主终于良心发现回来更文了,估计大家都不记得剧情了吧...不管有没有人看,还是决定要回来把坑填平啊!】


评论(39)
热度(212)

© 魄魄的小棉袄 | Powered by LOFTER